纳兰《河渎神·凉月转雕阑》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河渎神

凉月转雕阑,萧萧木叶声乾。银灯飘落琐窗闲,枕屏几叠秋山。朔风吹透青缣被,药炉火暖初沸。清漏沉沉无寐,为伊判得憔悴。

词译

月,遥遥悬挂于寥落的天空上,最是冷清,最是孤寂。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问天无语,觅人无踪。

无你的日子,我独自用孤单支撑着落寞的风景,寂寥地行走在长长的雨巷,用一季散落的丁香铺满每一个冰凉的夜。

我清澈的思念,虽然美丽如诗,却只能在夜晚穿梭,落入枕边。思念遥相寄,相思比梦长。红尘俗世永远是一个人的漫游,一个人的烦忧,永远是一个人的月朗星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评析

这首词,绝大篇幅都是景物描绘,只于结尾处点旨,表明秋夜相思之情。

“凉月转雕阑,萧萧木叶声乾。”这两句写室外景色,寒月转过雕栏,落叶萧萧,飘落时发出清脆的响声。时为秋夜,月亦为秋月,所以“凉月”不仅写出作者内心的寒凉之感,也隐约点名时令。“萧萧木叶声乾”一句,化用柳永《倾杯》词中成句“空阶下、木叶飘零,飒飒声乾”颇为得法,似乎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取以表达自己秋日冷落情怀,而不露明显的斧凿痕迹。接下“银灯”两句,转写室内景象。“银灯飘落”,银灯里点燃的灯芯草会结花,习习晚风吹来,灯花旋而飘落,此说明作者独坐已久。“琐窗闲”,“琐窗”指镂刻有连琐图案的窗,“闲”字谓无意趣,表明作者无寥的心思。“枕屏”,指床头枕边的屏风。寂寂的枕屏在秋夜里静默着,好似几叠秋山连绵到远方,引起作者对远人的无端怀想。上阕之景是从大景写到小景,从室外写到室内,都是肃煞凄凉之景。

下阕前二句仍是景语,是继上阕的结二句写室内之景。“朔风吹透青缣被”,“朔风”指北风,北风凛冽,似是要把青色细绢缝制成的被子吹透,秋寒如此,可见一斑。接下一句,“药炉火暖初沸”,化用王次回《述妇病怀》诗句“无奈药炉初欲沸,梦中已作殷雷声”,写恹恹病中情景。——那本来无恙的作者为何会遭疾?结尾二句点明是因为相思而致多愁多病。“清漏沉沉无寐,为伊判得憔悴”,清漏声声,悠远隐约,那人再也无法安眠,但即便如此憔悴,为了伊人,我也无怨无悔。“为伊判得憔悴”,显然脱自柳永《凤栖梧》中名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一结绾在一片凄凉景象的烘托之下,更显实密厚重。

这首词妙在紧拓“秋夜相思”,却又迟迟不肯说破,只是从字里行间向读者透露出一些消息,显得影影绰绰,扑朔迷离,千回百折,直到最后一句,才使真相大白。词在相思感情达到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激情回荡,感染力更强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