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思:夜歌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方忠

夜性急地落下来了

你不要唱哀悼的歌

你只有一个形态

却有无数的影子

夜揉皱了山的衣裙,舒展了树的手臂

溶和了水与雾,平匀了湖与土丘

夜落下来了,那么

到夜之寂,夜之深沉,当有声音升起

从静之中央,那时便没有光,没有影子

你的形态便是我的心

让夜过早地落下来罢

我不要再见你,你的影子

无所不在的,处处引我悲歌的

我要拥抱你,与你合而为一

我的心就拥抱你

拥抱这深沉的寂静,拥抱这响彻

我的全心灵的,啊,宁谧的,幸福的,生命本身的声音

当夜落下来了,淹没了一切崇高的卑微的,远的与近的

在黑暗之黑暗,寂静之寂静的

外界

不要唱哀悼的歌

方思

这是一首具有浓郁的抒情味的诗作,热烈地抒发了对“夜”的赞美。“夜”是方思诗中经常出现的一个意象。在某些诗人看来,夜是丑恶的象征。方思却认为,夜宁静而深沉,是不可言喻的“黑色的神秘”;它在黑色中孕育着万物,是生命之源。因此,他常怀着欣喜激动而又神秘的心情去表现夜,赞美夜。《夜歌》是这类诗的代表作。

诗人开篇就说,夜降临了,但不必为此忧伤,“不要唱哀悼的歌”。诗人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迫使人往下读。“夜揉皱了山的衣裙,舒展了树的手臂/溶和了水与雾,平匀了湖与土丘,”这里写出了夜的奇妙、神秘。在沉沉的夜色里,大地归于寂静,一切都处于混沌状态之中,一切都消失了,唯有生命在孕育,在律动,唯有“我”存在着。白天,由于“光”的作用,尽管只有一个“你”,“你只有一个形态,却有无数的影子”,真假难辨,失去了自我。而在夜里,“没有光,没有影子”,“你的形态便是我的心”。诗人含蓄地指出,人只有在“夜”里才能最本质地存在着,人的思想才能自由地活动。在这里,“影子”成了虚伪、邪恶的象征。因此,诗人唾弃“无所不在的,处处引我悲歌的”“影子”,他盼望着“夜”的来临,呼唤着“让夜过早地落下来罢”,他要以整个心灵去拥抱那“宁谧的”、“幸福的”夜,要与它合而为一。在那“淹没了一切崇高的卑微的、远的与近的”黑暗中,在那“深沉的寂静”里,诗人感到精神愉悦,灵魂安宁:于是自然而然地在诗的最后轻轻地说一声:“不要唱哀悼的歌”,与篇首相呼应,委婉地道出了篇首说“你不要唱哀悼的歌”的原因,在结构形式上又显得很完整,产生了一咏三叹的效果。

这首诗仿佛是一曲优美动人的恋歌,语言明快,情愫浓重。诗人把深邃的哲理与真挚的感情相结合,寓理于情,文情并茂。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