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琦《思归》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完颜琦(1172-1232),金宗室,世宗之孙,越王永功之子‍‌‍‍‌‍‌‍‍‍‌‍‍‌‍‍‍‌‍‍‌‍‍‍‌‍‍‍‍‌‍‌‍‌‍‌‍‍‌‍‍‍‍‍‍‍‍‍‌‍‍‌‍‍‌‍‌‍‌‍。

思归

四时唯觉漏声长,几度吟残蜡烬釭‍‌‍‍‌‍‌‍‍‍‌‍‍‌‍‍‍‌‍‍‌‍‍‍‌‍‍‍‍‌‍‌‍‌‍‌‍‍‌‍‍‍‍‍‍‍‍‍‌‍‍‌‍‍‌‍‌‍‌‍。

惊梦故人风动竹,催春羯鼓雨敲窗‍‌‍‍‌‍‌‍‍‍‌‍‍‌‍‍‍‌‍‍‌‍‍‍‌‍‍‍‍‌‍‌‍‌‍‌‍‍‌‍‍‍‍‍‍‍‍‍‌‍‍‌‍‍‌‍‌‍‌‍。

新诗淡似鹅黄酒,归思浓如鸭绿江。

遥想翠云亭下水,满陂青草鹭鸶双。

首联展示诗人深夜不寐,独坐吟讽的形象。他之所以夜深而不能入睡,自然是因为心头有事。他所思所想的内容暂时没有明说,但这联所描绘的情景已为下文直抒胸臆蓄足了势头。

颔联写诗人在一种惊悸怔忡的状态中勉强入睡,但风动竹、雨敲窗的响动又使诗人突然惊醒。他在短促的睡梦中梦见了儿时的朋友。我们知道,诗人是金世宗之孙、越王允功之子,他的少年时代生活在大定承平年间,一定是无忧无虑、幸福欢乐的。而“宣宗南渡,防忌同宗,亲王皆有门禁”(《归潜志》卷一),不得擅自与外人交通。明白了这一背景,也就会理解诗人为什么要梦中与故人相会,而他所写之情景又是如此之孤寂难耐了。“催春羯鼓雨敲窗”一句,是形容敲窗的雨点宛如催春的羯鼓。其《枕上听雨》诗也有“卧听羯鼓打凉州,元是芭蕉细雨秋”之句。说明这“羯鼓”必定是诗人儿时喜欢的一种乐器,否则他便不会因雨敲窗而产生如此巧妙的联想了。

颈联便紧承颔联而直抒胸臆,用“鹅黄酒”来喻“新诗”、用“鸭绿江”来喻“归思”,可谓善于取材,而且对仗工整、取譬新奇,自然贴切。有人认为此联“表现了诗人对女真故地的怀恋之情”,其实不必如此坐实。女真故地在上京会宁府(今黑龙江省阿城市南郊白城子村),金世宗的子孙已非生于斯长于斯,他们对此不会有多深的印象和感情,故不如笼统说思返北地故乡来得稳当。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