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见残红舞。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粉香看又别。空剩当时月。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

【注释】

催花:唐明皇游春,以羯鼓一曲《春光好》催得柳杏花开。花奴:唐汝南王李琎小字,亦擅羯鼓。

覆余觞:饮尽杯中剩酒。

【评析】

性德小令凄清婉丽,颇具《花间》遗韵,此阕堪为典范。《花间集》为中国第一部文人词集,所收录晚唐五代词五百首,绝大部分以男女爱情为主要题材,艺术风格总体趋向清丽缠绵,含蓄曲折。性德喜欢《花间》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以其言情入微”,能将情感刻画得特别细腻。此阕词中抒情对象或难指实,而伤春伤别意绪依然凄澹悱恻,情致动人。起首两句言“催花”尚在进行中,转眼却又是残花飘落,极言时光飞逝。下片以“月”为核心意象更将这种时光飞逝之感推向极致。月本为永恒之物,故曰“当时月”;而亘古不变之月在词人眼里竟然也有异于当时,可知此“月”实乃词人情感的投射。结句“凄清照鬓丝”揭示出此种情感实质为生命流逝的浓郁悲情。“天若有情天亦老”,人情若此,连无情之月也不免为之动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