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浪淘沙·野宿近荒城》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浪淘沙

野宿近荒城,砧杵无声。月低霜重莫闲行,过尽征鸿书未寄,梦又难凭。

身世等浮萍,病为愁成。寒宵一片枕前冰,料得绮窗孤睡觉,一倍关情。

词译

十年踪迹十年心。如今,身在荒城。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的思念,如影随形。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你焉能不知生如浮萍,愁多成病?奈何青鸟不传云外信,家乡的断肠花开也未?此刻的她,独自睡去,寂寞吗?

想了一生,念了一生,痴了一生的那个女子,仍然是烙在你胸口的最深的伤痕。

评析

此为塞上思闺之作,抒发对妻子的相思相念之情。

上阕由描述野宿孤寂入手。“野宿近荒城,砧杵无声”,词人在野外过夜,靠近一座萧然荒凉的古城,因远离故园,所以听不见砧杵声声。“砧杵”,是捣制寒衣用的垫石和棒槌。这里指捣衣时砧杵相击发出的声音。在古诗词中,砧杵常用以代指闺中人为征人制寒衣,故砧杵之声寓有思妇之怨,或寓有征人思妇之意。如乐府诗《子夜四时歌·秋歌》:“佳人理寒服,万结砧杵劳。”韦应物《登楼寄王卿》:“数家砧杵秋山下,一郡荆榛寒雨中。”此处,词人因寄身塞外,宿于荒城,远离住家,所以言“砧杵无声”。但“此处无声胜有声”,砧声虽无,思家之心却有。所以,词人紧接着说“月低霜重莫闲行”,意谓寒月低沉,霜露渐重,切莫独自悄然缓行。“莫闲行”不是说“不闲行”,而是说因思家难耐出来闲步后发现“月低霜重”,已倍添闺愁,所以就告诫自己不要再“闲行”了。

“过尽征鸿书未寄,梦又难凭。”歇拍前一句化用宋赵闻礼《鱼游春水》“过尽征鸿知几许,不寄萧娘书一纸”,谓好久未有收到家中妻子的来信;后一句翻用唐毛文锡《更漏子》“人不见,梦难凭,红纱一点灯”,谓音讯不见,想索之于梦以求慰藉,但是梦又难以依靠。“梦又难凭”,一“又”字,顿显沉吟至此的无限怅惘之情。

下阕推开去写身世之感。“身世等浮萍,病为愁成。”身世,指人的经历和遭遇。南朝鲍照《游思赋》:“抚身事而识苦,念亲爱而知乐。”此句系用与韦庄《东吴生相遇》:“十年身事各如萍,白首相逢泪满缨”,用随风漂泊的水上浮萍,刻画了自己多年来趁波逐浪、流离失所的身世和此刻的凄清孤独、愁苦成病。

容若毕竟是至情至性之男子,并非一味地自遣幽怨愁苦,而是想到自己身为一堂堂男子,如今都被别离所伤,“病为愁成”,那家中娇弱的妻子又何以堪?她一定是寒夜无眠,清晨起来,枕边泪水也凝成寒冰,而一想到她独自绮窗孤眠,他的满腔柔情就更加倍地牵惹起来。“寒宵一片枕前冰,料得绮窗孤睡觉,一倍关情”,这后三句转为从对方写来,料想此时闺中的妻子更会伤情动感,这就加倍地表达出相思的恨怨之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