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卜算子·咏梅》鉴赏品评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卜算子·咏梅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

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题解】

“卜算子”,又名“百尺楼”、“楚天谣”、“眉峰碧”。双调,44字。前后阕各四句,两仄韵。这首词最早发表于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毛主席诗词》。小序自谓“读陆游咏梅词”,陆游《卜算子·咏梅》曰:“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毛泽东说“反其意而用之”,知陆游词意,方知“反意”之指。

词作于1961年12月。此月,毛泽东在广州,正在为即将召开的中共中央扩大会议作准备。由于指导失误,加之外部原因,共和国正处在成立后三年最困难的时期。政治形势、经济形势、外交形势,皆异常严峻。毛泽东读陆游《咏梅》,反出其意,独抒情怀,通过对全新的梅花形象的描绘,寄托了逆境振奋、功成不居的情怀。

词出,在中国人中广为流传,且被之管弦,万声讴歌,梅花之傲雪精神再一次为国人颂扬。

【注释】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南宋诗人,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主战,梦恢复河山,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等。

[反其意]与其立意相反。严有翼《艺苑雌黄》:“文人用故事,有直用其事者,有反其意而用之者。”

[百丈冰]极言冬寒。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瀚海阑干百丈冰。”

【品评】

这是一首咏物(花)词。托物言志,其志也明。

梅花是主人。在陆游词中,梅花这主人坚贞而寂寞,有九死不悔之信念。在毛泽东词中,梅花这主人乐天而俏丽,有功成不居之风华。

梅在雪中开,不同的诗人走过,以“心”读梅花,感受不一。梅花永远是梅花。千人千咏,有千诗千词。梅在诗人心中,诗人化为梅花。花香人香,花艳人艳,了然不分也。

毛泽东这句咏梅短章,妙在“反其意”。这么一“反”,跳出了寂寞、无奈与无为,变为“送”春(去岁之春)、“迎”春(今岁之春)、“俏”春、“报”春、“笑”春。梅花,成了结束一个季节、一种气候,开始一个季节、一种气候的标识性存在。辞旧迎新,其功大焉。

上阕,“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一路写来,梅花的生长环境、开放季节、俏丽姿色、耐寒品质一一呈现读者眼前。百丈冰雪,一枝独俏,“俏”字出,则梅花精神出矣!下阕,“俏也不争春”二句,有议论风格,又是梅花心理自述,烘托出一个有思想、有是非、有爱憎、有追求的梅花仙子形象。“待到”二句,以设想口吻,描绘春色美景以及在这美景中微笑不言的梅花‍‌‍‍‌‍‌‍‍‍‌‍‍‌‍‍‍‌‍‍‌‍‍‍‌‍‍‍‍‌‍‌‍‌‍‌‍‍‌‍‍‍‍‍‍‍‍‍‌‍‍‌‍‍‌‍‌‍‌‍。“笑”在“俏”后。“俏”乃“百丈冰”环境下的“俏”,“笑”乃“山花烂漫”背景下的“笑”。画龙点睛,一“笑”肯定了多少胜利,又超越了多少胜利呢!

咏物抒情,难免自况。但诗境已在诗里,梅花已在诗境里,故《咏梅》的美学涵旨,永远被新的吟咏逗发阵阵幽香。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