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詠《新市驿别郭同年》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驿亭门外叙分携,酒尽扬鞭泪湿衣。
莫讶临歧再回首,江山重叠故人稀。
---张 詠

郭同年,不知何许人。从“同年”二字看,是与张詠同一年中进士者。新市驿当是新市县之驿。其地宋时属河北西道中山府(见《新唐书·地理志三》及《宋史·地理志二》),与相州毗邻。此诗当作于张詠任相州通判或离任之际。其时,他尚未登台阁,未与西昆诗人杨亿等唱酬,故此诗语言明净,并未染上华靡浮艳的习气。

“驿亭门外叙分携,酒尽扬鞭泪湿衣。”点出与郭同年分别的地点和气氛。别易会难,古今所重。何况“分携”之处,又在“驿亭门外”,客中离别,而所别之人,又是同年。科举时代,每重同年之情;而张詠自号乖崖,以为“乖”则违众,“崖”不利物(见《宋史·张詠传》)。平素落落寡合,因而与故友分袂之时,情意尤殷。“酒尽”,不是写酒少,而是言“叙分携”之际语多时长。“扬鞭泪湿衣”,与柳永《雨霖铃》词:“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数语,用意相近。所不同者: 一别故友,一别情人;一骑马,一乘舟而已。

“莫讶临歧再回首”,承前再作渲染。从逻辑上说,“反”包含先有“正”,诗人只有在作出了令人惊讶的举动之后,才会有“莫讶”之语。临歧,临别。临歧回首,人情之常,不会令人惊讶,更不会使送别者惊讶。只有在行者一再回首,不断回首的情况下,送别者才会感到惊讶。此处,诗人正是用“莫讶”二字,突出其对郭同年恋恋不舍的深情。

“江山重叠故人稀”言诗人“临歧再回首”之由。“江山重叠”,言征途之险峻。唐人《元和郡县图志》卷十八谓: 中山府(唐称定州)一带多山,其地有恒山、孤山、尧山、无极山等。天险倒马故关,便因“山路险峭,马为之倒”而得名。明乎此,对“江山重叠”四字,对征途的困苦和艰险,便会有更深的理解。异乡客地遇见故人,固可令人分外高兴;异乡客地与故人“分携”,必然分外留恋和伤感,何况是“故人稀”的张詠,故陈衍《宋诗精华录》评此七字曰:“眼前语说得担斤两。”

此诗语浅情深,看似自出机杼,其实是翻用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诗意,可贵的是浑化无迹,“用事不使人觉,若胸臆语也”(《颜氏家训》语)。与《晚泊长台驿》诗同看,则诗人善作翻案诗之本领,可见一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