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飘蓬只逐惊飙转》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飘蓬只逐惊飙转,行人过尽烟光远。立马认河流,茂陵风雨秋。寂寥行殿锁,梵呗琉璃火。塞雁与宫鸦,山深日易斜。

词译

天寿山的最后一抹残阳,余晖斜洒在空寂的山林深处。一阵嗒嗒的清脆马蹄声,敲碎了那里的悲凉与寂寥。时间穿梭,光阴荏苒,人生犹如没有根茎的浮萍随波流转,不知道方向,不知道尽头。熙熙攘攘的红尘中,那些曾经来来往往的人们也在岁月中渐行渐隐,没有了踪影。只见远方,一匹银鞍骏马,一位白衣公子,且行且停,且吟且叹,最终消失在一片苍茫暮色之中……

评析

此为过昌平十三陵的感怀之作。全词用白描之法,堆积意象,将今昔之感,兴亡之叹,黍离之悲,用景语化出,婉曲有致,厚重有力。

起首二句“飘蓬只逐惊飙转,行人过尽烟光远”,便是意象的堆积。“飘蓬只逐惊飙转”,表面写飘蓬不定,随风乱舞,实则暗示出世界的命运如飘蓬一般不定,世界是脆弱的、轻浮的,人生亦然,只有命运的“惊飙”是主宰者,其吹向何方,人即随之何方,完全不由己身。而“惊飙”也无固定的方向,只是“转”,或此或彼,不能停驻。于是,人生、王朝、世界、命运,这一切皆是茫然无据,词人栖身其中迷失道路,完全不辨方向。

“行人过尽烟光远”,行人过尽,路亦不见尽头,这句描绘出一种场景上的“空旷”,虽然没有提到“我”在何处,但读者明显能感觉到“我”就在这个“空旷”的中央,孤独、无助,不知何去何从。

起首两句,简洁地营造出了迷茫、空旷和孤独的氛围,然后“立马认河流”便顺理成章地具有了字面之外的涵义:迷茫的词人需要停下来细细思考,辨别方向。此之“方向”,含义语带双关,既是实指在明陵一带行路的方向,更是在力图辨认人生、世界、命运的方向。辨认出来了吗?不知道,词人没说,话锋却一转,“茂陵风雨秋”,点明时间和地点,作为上阕的收尾。

但是,此之收尾,不只是点明时间和地点而已,同时在用意象的堆积转达着更深的含义。茂陵,是汉武帝的陵墓,是历代诗人经常吟咏的,明陵当中,明宪宗的陵墓也叫茂陵,所以,容若这里用茂陵二字,一是以明宪宗之茂陵代指整个的十三陵,二是让人联想到汉武帝的茂陵。西汉之世以武帝朝为最盛,这个最盛者,这个千古一帝,最终也只不过是一抔黄土。这种对照给词人的刺激,甚为强烈,由此出发而怀古,便生出了许多的情绪与感悟。

下阕更是白描。行殿,即行宫。梵呗,指僧人的唱经声。琉璃火,即琉璃灯,也即玻璃制的油灯。塞雁,大雁远渡,随季节而在江南、塞北之间往返。宫鸦,栖息在宫殿里的乌鸦。除了开头“寂寥”二字,再没有一点抒情之语,但苍凉之感跃然纸上。尤其是末一句“山深日易斜”,是一个精彩的无理之句——此处的日斜是指日落,而太阳的易不易落和山之深不深无半点关联,容若却说:在这里,因为山很深,所以太阳容易落,于悖谬处见真理,发人深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