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相见欢·其一》原文、注释与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李煜·相见欢·其一

李煜(937—978),南唐最末一位皇帝。徐州人。北宋建隆二年在金陵即位,在位15年,世称李后主。嗣位时南唐已沦为宋朝属国。面对宋朝的压力逆来顺受,苟且偷安。太祖屡次遣人诏其北上,均辞不去。宋兵南下攻破金陵,李后主肉袒出降,南唐灭。太平兴国三年七夕是他42岁生日,太宗恨他有“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词,将其毒死。李煜政治上是个昏君,文学上却有一番成就,主要在词上。其前期词风绮丽柔靡,未脱“花间”习气;后期词作凄凉悲壮,意境深远,为苏辛所谓的“豪放”派埋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大宗师

南唐是五代十国的十国之一,定都金陵,历时仅38年,有先主李异、中主李璟和后主李煜三位帝王。937年,李异称帝建国,为南唐的盛世;中主李璟时由于与周边各国多次兴兵,国力衰退。958年因为兵败,将长江以北十四州割让给后周称臣,去帝号改称国主。李煜时被宋灭国。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huán)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题解】《相见欢》,词牌名,原为唐教坊曲,三十六字,上片平韵,下片两仄韵两平韵。词牌虽叫《相见欢》,咏的却是离别之愁,应作于归宋以后。

【注释】1.锁清秋:被秋色所弥漫。2.离愁:指去国之愁。3.别是一番:亦做“别是一般”。

【串译】默默无言,独自一人缓缓登上西楼,只有一弯如钩冷月相伴,梧桐树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笼罩在清冷凄凉的秋色之中。那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乱如麻的,正是离别之苦,又是另一种无可名状的滋味。

【赏读提示】起句“无言独上西楼”,通过几个动作揭示人的思想感情,诵读时起句要低,要稳,尽量摄尽凄婉之神。“无言”者,并非无语可诉,而是无人共语。由“无言”“独上”的滞重步履和凝重神情显见孤独之甚、哀愁之甚。“上西楼”,如果是爱妃宫娥前呼后拥地上西楼倒是十分欢乐热闹的,然而这里却是“独上西楼”,并且还是“无言”之中!“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写后主所处的凄凉环境。“月如钩”,是西楼凭栏之所见,诵读时要仿佛看得见。登上西楼,举头见新月如钩,钩起一串旧恨新愁;低头看桐荫深锁,锁住了满院清秋。上片在凄凉的景物中蕴含着深深的愁与恨,诵读语感应是景中现情,情溢景外。下片“剪不断”三句,以麻丝喻离愁,将抽象的情感加以具化。但更见造诣的还是结句:“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他的离愁不是一般的男女离别之愁,而是失掉故国的深愁长恨。“别是”,这是由君主变为囚徒的特殊滋味。这种滋味凡人未能尝试,只有自家领略。愁之味在酸咸之外,但却根植于内心深处,无法驱散,历久弥鲜。注意“别是”两个字的情绪加浓,调子扬起,感受加深,可真切地表现出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

【断句顿挫建议】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推荐名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