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山良价《五位君臣颂之五》佛门禅诗分析与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五位君臣颂之五

洞山良价

兼中到[1]
不落有无谁敢和?
人人尽欲出常流,
折合还归炭里坐。

《指月录》卷十六页二七七

【白话新唱】

在“兼中到”这最后阶段
该做的都做了,然后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的所思所想所做所为
都非有非无非善非恶非真非假
这样的境地,谁能与我同行?
当众多修行人都想要超凡脱俗的时候
我却安然于黑暗中
做一个最平凡的人

【分析与鉴赏】

洞山良价的五位说,最终境界却是“折合还归炭里坐”,回归平常、平实、平凡,果真是“最初就是最后,起点就是终点”,令人不禁对宇宙人生的奇妙安排,油然兴起复杂的心情。

炭里坐,是全身包围在黑暗中,不像开悟时,“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那种光芒万丈的辉煌气象。

这个炭里坐,是绝对的无为,在语言表达上,以绝对的黑暗来反衬有为的五光十色。

洞山良价曾说:“有一物,上拄天,下拄地,黑似漆,常在动用中。”

这算是他对“炭里坐”的一点说明了。总之,刚刚修行的人很了不起,修行越久越伟大。刚刚开悟的人简直就是超人,唯有圆满的佛只不过是块毫不惹眼的黑炭罢了!

最后,要注意的是,虽然后人常把这修行阶段的五位说,视为洞山良价的重要思想,不过,这也只是方便说,如果学者又为五位说进行繁复的哲学论证、思想演绎,那可是大大违背禅的根本精神。

吉祥元实半夜看见星月灿烂,忽然开悟了!他的老师天衣法聪问他:“洞山祖师的五位君臣是什么意思?”

吉祥元实淡然说:“我这里一位也无!”

[1]兼中到:最后阶段,功行圆满。在前一阶段“兼中至”,悟道者实际去世间度化众生,实践“烦恼即菩提”,可谓轰轰烈烈。而最后的“兼中到”,大功告成了,反而回归平常。关于正、偏、兼,曹山本寂的一段话值得参考:“正位即空界,本来无物;偏位即色界,有万象形;正中偏者,背理就事;偏中正者,舍事入理;兼带者,冥应众缘,不堕诸有,非染非净,非正非偏。故曰:虚元大道,无著真宗,从上先德,推此一位,最妙最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