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明兴:山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吴奔星

风总是不假邀约的横来

先是推我虚掩的门

进而不假思索的读我

未完成的诗草

再而无所用情的掀我

不系的襟袂

然后不告而别

就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甚至我的怅惘

以及他的无心

吴明兴

《山居》这首小诗,写山居生活的孤独与寂寞,然而,从头到尾没有出现孤独与寂寞的字眼,也不见感叹与怅惘的痕迹。诗人不透露半点与世隔绝的心态,只用山间“横来”的风烘托生活并不孤独。“风”象老朋友一样,“是不假邀约的横来”。诗人用“先是”、“进而”、“再而”与“然后”等连接词,表现“风”的“来”和“别”的全过程,何等的平淡,而又何等的亲切。在所有活动中,“风”是主动的,而“我”是被动的。主动的“风”烘托出被动的“我”的孤寂的心态,正显示“我”的山居生活排除了一切人事的干扰,进入了一个清静无为的境界。这正是“我”所追求的境界,突出了山屠生活的特色:每日只与清风为伍,自得其乐。写写诗,还是未定草;纳纳凉,也只是风动衣襟。“风”在何时停止,毫不在意,“就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诗人其所以追求“山居”生活,自然是为了排除城市生活的“怅惘”。在“山居”中只要一阵风来,便忘怀一切,连自己的“怅惘”也与“无心”而来的“风”一同消逝。

于是,“无所用心”便成为山居生活的一种享受。这便是诗的主题,深深地隐藏在字里行间,显示出一种含蓄美,一种朦胧的风格。诗人用词,信手拈来而又恰到好处。如“横来”写风之乱吹,有如不速之客的破门而入;又如写风“读”“诗草”,风是有声的,吹动诗的草稿,有如吟诵一样,暗示诗人也是边写边读的。还有风的无所用情的掀开没扣的衣襟,更显示出诗人的独自山居,与清风为伴。《山居》《山居》令人神驰的山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