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休《拟古别离》佛门禅诗分析与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拟古别离

贯休[1]

离恨如旨酒[2],古今饮皆醉,
只恐长江水,尽是儿女泪。
伊余非此辈,送人空把臂,
他日再相逢,清风送天地。

《禅月集》卷一页二十三下,禅门逸书初编第二册

【白话新唱】

离别的惆怅好似忍不住不饮的美酒
古往今来人们都纷纷醉倒
使我不得不怀疑
那滚滚长江流的都是痴男怨女的泪水
但是你我并不是这一等人
当我们离别时只是一握手
因为我们知道无论多么漫长的分离
总有一天,在灵魂根源之处
我们注定重相逢
就让天地间无尽的清风为我们送行吧!

【分析与鉴赏】

“他日再相逢,清风送天地”,何其优美、豁达的人生观!

本质上,宇宙中没有离别这一回事,所有的人都紧紧相连在一起。现实生活里,人们却透过生离死别来体验人类情感的广度与深度。

如果不刻意遗忘内在的无穷智慧,如果人们一直处于悟道者的心境里,如果我们总是心无罣碍,那么,人生也不会这么多采多姿!

开悟,是“好”的;不能开悟,做一个有许多烦恼的人,也是“好”的。这个“好”是第一义谛的“好”。

有一天下雨了,有位上座说:“寂阇梨!好雨!”仰山慧寂问:“好在哪里?”上座答不上来,仰山慧寂接口说:“我倒是说得出来这雨好在哪里。”上座就问他:“好在哪里?”

仰山不说话,用手指着从天上纷纷落下的雨。

雨丝无言,本身就是第一义谛的现身说法。上座说的“好雨”的“好”是相对的“好”,仰山慧寂的“好”则是绝对的第一义谛的“好”。

如果,我们不能体验到生离死别的第一义谛的“好”,至少我们可以试着去了解“离别是重逢的开始”吧!

[1]贯休(831-912):唐末五代僧,工诗、书、画,向有“三绝”美誉,尝有句云:“一瓶一钵垂垂老,万水千山得得来。”故又称“得得来和尚”。著有《禅月集》二十五卷。

[2]旨酒:美酒。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