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妳妳、兰人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玉女摇仙佩》

转眼间,柳永到了18岁。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柳永到了可以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年龄。而他娶的妻子名叫琼娘,正当及笄之年,刚刚15岁,生得花容月貌,杨柳纤腰。一头轻盈飘逸的长发,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初见的美好,牵手的快乐,深情相望里的羞涩,多么美丽的一场青春爱恋。新婚的夜晚,柳永眼见得小妻子在红烛映照下益发显得红妆玉容,娇美如花,感到真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时竟有些痴了。

琼娘,真是许飞琼一般的天仙女子。在今天读者的脑补中,就当她长得如《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吧。这柳郎眼中神仙般的女子,来到人间嫁给了年少的柳郎。两人就是一对人见人羡的神仙眷侣。

吻着她的长发,柳永轻轻剪下自己的一绺头发,琼娘见了清清浅浅地一笑,一双柔荑小手将她自己剪下的一绺头发交给了柳郎。柳郎于是将两绺头发绾结在一起,表示结发夫妻永不分离。

温文尔雅的柳郎在她耳边轻轻低语:“我心里有了一首新词,写给你的。”

然后,琼娘会意地轻轻一笑,起身走到书案边,为他研墨铺纸。眼看那柳郎挥笔写下一首《玉女摇仙佩》,她低头羞涩地含笑不语。

柳郎写毕,看了娇妻一眼:呵,人间多少美女能像她这样随便梳妆、简单言语就非同凡响呢?想要把她比作名花,却又怕人笑我。再仔细想想,那些奇葩艳卉,也不过是深红浅白而已。怎如我这多情人,能占得人间如此千娇百媚。

这画堂秀阁里、明月清风的好时光怎能浪费。从古到今,佳人才子难得双美,而我们却能如此相依相倚。真让人消受不起呵,大概是上天看在我柳七多才多艺分儿上,赐我如此良缘佳人。你这可人儿兰心惠质,在枕前向你一表心意。我柳七发誓,今生不让你受一点儿委屈,不让你一人孤枕而眠。

这柳郎的才华风度无人不知,自小即有“神童”之誉,人称“金鹅峰下一支笔”。琼娘与柳郎可称得上郎才女貌的一对才子佳人。琼娘看到柳永生得俊秀潇洒,才情卓异,心中顿感甜美。

此刻,烛光照映着她的面容,酡红中颇有几分陶醉。她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柳郎博学多才,妙解音律,常与天生丽质的琼娘弹琴唱曲,妙语解颐,恍如神仙眷侣。她以为,可以与他共度一生一世的温情时光;以为可以爱他此生不变,此生不悔。

新婚生活给正当年华的柳永带来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他沉醉在温柔乡里,长久地不愿醒来。他相信,琼娘就是此生的最爱;是今生最美的遇见;是今生最深的情缘。

有很多词描写这一时期的甜蜜生活: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釭,却道你先睡。

——《斗百花》

柳郎新娶,琼娘初嫁。在他的眼中,这位正当及笄年华的小娇妻是如此美好:盈盈一握的纤腰,刚刚合髻的发型,好似精心雕琢过的窈窕身材,言笑晏晏中自有千娇百媚。然而,她却不知道怜惜夫君此时的心意,夜深了,还不上床就寝。她含羞背对银灯解着罗衫,却说你先睡吧。这个刚刚学着做新妇的小妻子,显然未解风情。

垂杨双髻是未婚少女的发型,结婚后合二为一,称为合双鬟。被衾中的他和她相互凝视,深情相望,眼里初露的羞涩,使她的脸儿飞上一片红云。此时,也许是今生最美最难忘的时光。他们真实地拥有了彼此,生活开始变得与以往完全不同。

慢慢地,琼娘习惯了婚后的生活。她像所有的贤妻一样开始做起了针线活儿,同时也享受着与夫君的鱼水之欢: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

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看伊娇面。

——《菊花新》

某个深夜,她催促年少郎君早去歇息,然后,她也困了,便也放下手里还没做完的针线活计,解衣歇息。

香帏轻摇,灯光渐暗。一对相爱的人在锦衾中相依而卧,深深地凝视着对方。他的眸光变得愈来愈温柔,愈来愈多情。寂静时光,她在他耳边絮絮诉说着女人的心事,他轻轻吻去她的泪水。她明媚地一笑,因他的柔情抚平尘世心澜;他春意满怀,因她的娇媚容颜而心生怜爱。倾心的相知在指尖下翩然起舞,内心的激情在眼底绽放光芒。

他们的心穿越了红尘万丈,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爱意无限,岁月静好……

届征途,携书剑,迢迢匹马东去。惨离怀,嗟少年易分难聚。佳人方恁缱绻,便忍分鸳侣。当媚景,算密意幽欢,尽成轻负。

此际寸肠万绪。惨愁颜、断魂无语。和泪眼、片时几番回顾。伤心脉脉谁诉。但黯然凝伫。暮烟寒雨。望秦楼何处。

——《鹊桥仙》

然而,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年少的柳永不得不离家远行了。他要前往大宋王朝的都城汴京赶考,靠十年寒窗修得的才华学识去搏一个灿烂的人生和未来。

妻子和年少郎君临歧执手,依依不舍,眼中隐然几分酸涩潮湿。柳永身携一箧书、腰悬一柄剑,骑上一匹瘦马,即将远走天涯。“秦楼”在这里可解作是箫史与弄玉所居的“秦楼”之本义。是呵,豪情满怀的柳七就要乘龙跨凤而去了,却又不舍安宁温暖的家和美丽娇柔的妻子。

走几步,又勒马回头,依然只见得妻子的痴痴身影,还有暮烟细雨里的家园……

有道是“好男儿志在四方。”深深吸引柳永的,当然不只是眼前温柔适意的家居生活,更有那些美好诱人的诗和远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