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无题二首(其一)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周振甫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斑骓只系垂扬岸,何处西南待好风。

李商隐

这首诗从词句看,是写一位待嫁姑娘,因得不到结婚的好消息而失望归去。骨子里是向令狐绹告别的诗,还在向绹陈情,请他推荐自己进翰林院,因得不到好消息,只好到西南去作幕僚。首联写待嫁姑娘在准备嫁妆。她选择名贵的凤尾纹的香罗,把几重薄薄的香罗叠起来,夜深时还在缝制圆顶的结婚帐子。她还裁制圆月样的团扇,却难掩她的娇羞。她在房里听见她想望的人车子发出轻雷样的声音,可是他不来看她,一语未通。三联进一步写她的失望:“曾是寂寞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她等这个人来,不是现在才开始,曾经是在房里寂寞地等着,等到蜡烛烧完了。“金烬暗”,烛花的火也灭了,也没有来,这次还是那样。断定没有好消息来了。“石榴红”,《梁书·扶南国》用石榴花酿的酒称“石榴红”,喻合欢。无“石榴红”,即没有合欢佳期,没有婚期。末联:“斑骓”,苍白杂毛的马。“只系垂杨岸”,只拴在岸旁的垂杨树上。“何处西南待好风”,等好风来时,就要骑马到西南哪儿去了。既然没有婚期的好消息,只好走了。

这首诗的真意在末联点明。在《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里,点明是在851年写的。这年阴历七月,柳仲郢任东川节度使(治所在梓州,今四川三台县),请李商隐去做节度书记。商隐当时住在令狐绹家里,写这两首诗给绹,说一直在等绹的好消息,即推荐他入翰林院的消息。断定没有好消息了,这才只能投靠柳仲郢,到西南去了。垂杨指柳。“何处西南”即指去东川节度使幕府。首联把自己比作待嫁的姑娘,含有姑娘的高贵和心灵手巧,准备进翰林院。次联写狐绹不去看他。三联写她等绹的好消息没有,末联只好去投靠柳仲郢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