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以智:姑母为师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明清之际的大思想家和科学家方以智,学识渊博,兼通文理,博贯中西,是中国古代少有的学术巨匠。他著有《通雅》、《物理小识》、《药地炮庄》、《东西均》、《易余》、《博依集》、《一贯问答》、《浮山前后集》等10余种著作,至今仍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然而,谁敢相信,方以智的严师竟然是他的仲姑方维仪。

方维仪(公元1585—1668年),字仲贤,自幼受家学影响,打下扎实的学问根底,常自叹生不为男子以树业于世。她17岁出嫁同里姚家,然婚后不久,丈夫一病不起,成了寡妇。次年她生下遗腹子,不足周岁,又不幸夭亡。悲痛欲绝的打击,加之婆家虐待,后含愤复归父母家寡居,守在清芬阁中,在织饪之余潜心诗文,唱和于姐、弟妇之间。她学贯经史,工诗文词,著有《清芬阁集》行世。此外,她善长书法绘画,造诣精深,年70余,犹能楷书描画不倦,其作品被人视为珍品,清人冯金伯著《国朝画识》,称方维仪的妙品“三百年中大方名笔,可与颉颃者不过二三而已”。

方维仪寡居娘家,由于她的学识高深和品行端正,受到家人的尊敬,诸弟侄进见,无敢不肃,以致被弟妇和子侄奉为老师。方维仪在清芬阁以女师自居,先教导弟妇吴令仪的诗文和书法绘画,吴令仪的诗翰很有长进。可惜吴令仪年30早逝,遗下儿子方以智和女儿方子跃。方维仪以姑母代行母职,一方面协助家人抚育侄儿侄女,一方面在清芬阁给子侄讲授经书、诗文。以智的妹妹跟姑母学久,习礼能文,其书法绘画皆酷似方维仪,成为桐城有名的才女。方以智更是受到姑母的精心培养和教育。他在《膝寓信笺》中说:仲姑“怜我丧母而抚教之”,“抚余若子者八历年所,无间色矣”。

在仲姑的教导下,方以智极其刻苦用功,15岁时,群经子史略能背诵,博涉多奇。以智从小亦羡慕姑母的诗文书画,但姑母认为男儿应以天下国家为己任,鉴于明末战乱频繁,政治动乱,她希望侄儿能成为顶天立地的救世英雄,所以尽心尽力地以高标准严要求培养他,以她广博的学识教导侄儿用功于经世致用的大学问,除经史子集之外,还授以医学、律学、兵学、礼乐等,同时还鼓励侄儿广泛涉猎物理、科技。

方以智在明末清初动乱之际,虽然因客观原因未能成为姑母所期望的救世英雄,但他在学术上则对中华文化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凡天人礼乐、律教、声音、文字、书画、医药,下逮琴剑技能,无不析其旨趣,著书数十万言,名流海外。”(《桐城耆旧传》卷六)方以智对姑母的抚养教诲一直铭刻在心,永志不忘,在《膝寓信笺》中深情地写道:“赖有仲姑提㩗,是小子之幸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