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赵皇室家风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宋太祖赵匡胤及太宗赵匡义,不仅嗜书如命,注重子女的文教,而且两兄弟志存高远,处身节俭,约束子弟,以节俭为家法,颇为后人称道。

赵氏兄弟熟读经史,深知历代皇室之家多因尚奢侈而亡国丧身的教训,加上他们都亲历沙场,饱经风霜,所以在做了皇帝之后能够厉行节俭,并且以身作则表率子弟,形成以俭朴为本的赵氏家风。

据《宋朝事实类苑》载:“太祖躬履俭约,多所减损,常服浣濯〔zhuo浊〕之衣。乘舆服用,皆尚质素,寝殿设布缘苇帘,宫中闱幕,无文采之饰。”生活上如此俭朴,就连被史家称道的隋文帝也有点逊色。

一天,太祖与孝章皇后闲谈。皇后说:“官家作天子日久,古往今来,哪有您这样俭朴的。皇帝贵为天子,岂不能用黄金装饰一下肩舁[yu愉],乘以出入?总是历代的惯例嘛。”太祖笑了笑说:“我以四海的富有,宫殿都以金银来装饰,也是可以力所能及的事。但是我只是为天下守财耳,岂可妄用?古训说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养一人,如果以天下财富来为自己贪享,存在这种想法,怎么能使天下百姓爱戴呢?请今后千万不要再谈此事了。”皇后见皇帝如此,只得罢了。率宫之人亦崇尚节俭,力戒奢华。

一次,他心爱的女儿魏国长公主穿了一件贴绣铺翠的衣裳。他看见后严肃地说:“你把这衣服脱下来交给我,从此以后不要再有这样华丽的服饰。”公主觉得自己贵为金枝玉叶,这种衣服有什么华丽的,遂顽皮地说:“这用了多少翠羽?”不以为然。

太祖见女儿不知自己的良苦用心,因而语重心长地教诲道:“不能如此讲。你要知道,我们主家穿此服饰,宫廷亲戚里都会来效仿,于是京城翠羽价高,小民逐利,辗转贩易,伤生寝广,其不良恶果不就起源于你了吗?你生长富贵之家,当念惜福,岂可造此恶业之端!”公主听后非常惭愧,感激父亲的教诲。从此之后,衣着服饰均尚朴素。

赵匡义继位后,继承了兄长俭朴的家风,在家教方面也注意严格要求子女。为了给儿子们挑选老师和辅弼官属,他多次下诏在朝班中选拔50岁以上通经有师德风范的官员,入各王府为师。一次他给儿子们的老师训话说:“诸子生长深宫,未知世务,必资良士赞导,使日闻忠孝之道。汝等皆朕所慎简,各宜勉之。”

他的第五子赵元杰受封益王,为了好好教导这娇惯的王子,他特地选拔了敢于直面人过的刚正之士姚坦作老师。一次,益王花钱数万营造了一假山,穷极华丽。许多僚属为讨好益王,赞美称善,但姚坦却正色说:“但见血山耳,安得假山?”益王大惊,急问何出此语。姚坦说:“在田舍时,见州县督税,上下相驱峻急,时胥临门捕人父子兄弟,送县鞭笞〔chi吃〕,血流遍身,愁苦不聊生。此假山皆民租税所为,非血山而何?”一顿毫不客气的批评,使益王无地自容。

后来,益王府的人害怕姚坦每次不留情面地教训益王,不仅使益王很受拘束,而且王府的人也很不自由。于是有人给益王出主意,教他称疾不朝,以逐姚坦。这件事被赵匡义发觉后,勃然大怒,严厉整治他们。他把这些小人痛打了一顿,说:“吾选端士为王僚属者,固为辅佐王为善耳。今天不能用规谏,而又诉疾,欲使朕逐去正人以自便,何可得也!且王年少,未知如此,必尔辈为之谋耳。”然后,他把姚坦召来告谕说:“卿居王宫,为群小所嫉,大为不易。卿但能如此,毋患谗言,朕必不听。”(《宋朝事实类苑》卷二)他鼓励姚坦以民间疾苦教导王子,以节俭爱民为教育根本。

为了后代保持俭朴的家风,赵匡义亲自召集皇室子孙训话。有一次,他对皇室子孙说:“朕即位以来,十三年矣。朕持俭素,外绝游观之乐,内却声色之娱,真实之言,固无虚饰。汝等生于富贵,长自深宫,民庶艰难,人之善恶,必是未晓,略说其本,岂尽余怀。夫帝子亲王,先须克己励精,听言纳诲,每一纳衣,则悯蚕妇,每餐一食,则念耕夫。”这种以节俭爱护人民的家教,对于宗室子弟戒除奢华习气和倡导节俭风气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中国古代社会的确难能可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