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口老井》张春菊散文赏析

作者:张春菊 来源:原创

摘要:每当我喝矿泉水的时候,就会想起老家的那口老井,老井的水纯净、清澈、甘甜,比现在的矿泉水好喝。老井的人气还好,它能把乡情加深加浓,叫

每当我喝矿泉水的时候,就会想起老家的那口老井,老井的水纯净、清澈、甘甜,比现在的矿泉水好喝。老井的人气还好,它能把乡情加深加浓,叫你无论身处何地都不会忘记。

那口老井就在我家的隔壁。何年何月修建的,我记不得,自打我记事起它就存在。井口是方形的,井很深,井口处有一层水草,绿绿的、滑滑的,一看就知道这井有些年头了,井上面有一架木头辘辘。在不懂事的年龄就胆大地用手去扶辘辘把,然后把井绳抻下一截,稍微一坠,辘辘把会随着井绳下沉“咕噜噜”的空转起来。大人看到后会大声呵斥:不想活啦。然后是找到家长告状,自然回到家后挨一顿训。

老井里的水很甜。尤其到了夏天,在地里忙了半天活的人们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拎上水桶到老井汲一桶新鲜的井水。等及喝的就用水瓢盛了喝,等不及的干脆就俯下身低头,两手把水桶侧歪一下,嘴在桶边“咕噜咕噜”痛快喝起来,饮牛一样,完了那人会“啊,真甜”抬起头长长舒一口气。新鲜的井水驱热润肺,此刻,喝一口比蜜都甜,爽死了!

老井在那个年代把乡情拉近了。记得在夏天,每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井台上挑水的人就排成了队。无论谁来得早或是晚,只要把桶放在那里,人随意地蹲在地上,或是依着扁担背靠墙,或是把扁担放在水桶上面、屁股坐在扁担上,等着,排的队无论怎样松散都不会乱,谁都不加塞。轮到谁谁就到井台上汲水,轮不到的就在那里拍大腔。如果谁家急用水做饭,吱一声,汲水的人会热情地把自己桶里的水倒给对方,旁边的人谁都不会反对。在这里能听到各种故事、绯闻、传奇、笑料。偶尔你会听到“轰——”一阵哈哈的大笑。那准是有人爆出了笑料。笑声是那么的纯真幸福。也有懒散的男人躲避家务活,下工到家后就挑上扁担到老井处排队,其实家里也不一定缺水,目的就是到那里凑会热闹,开心一笑。孩子们也会凑热闹,趁人多的时候,这里躲一躲,那里藏一藏,做着他们的游戏。即使在大人们的身前身后转来转去,只顾说笑的大人们并不烦,还会亲切地伸手抚一下他们的头,表示亲热。

曾经的那口老井拉近了亲情,开阔了心情。

后来,人们改用了自来水。老井被闲置起来。再后来就干涸了。老井曾经的热闹一去不复返了。只有在回忆的时候,那口老井的笑声依然在心里回荡。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