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 波《地狱之夜》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地狱之夜

◆ 兰 波

我吞下一粒极毒之药。——对给我劝告,表示多次感激——内腑焚烫。毒性的猛劲绞紧我的四肢,扭曲我,使我倒地。我干渴,喘不过气来,无法呼叫。这就是地狱,永恒的痛苦!看火光如何扬起!我应该焚烧。去吧,恶魔!

我瞥见幸福与幸福在改变,为此致敬。我能叙述幻像,地狱的气氛无法容忍激昂!这是多样的迷人的气质,柔和的心灵之歌,力量与和平,嵩贵的野心,我知道这些?

高贵的野心!

而这还是生命呢!——如果堕入地狱是永恒的话!一个作贱自己的人是要打入地狱的,不是吗?我想在地狱,因而我就在该处。这是教义质询的审判。我是受洗的奴隶。双亲!你们造成我的痛苦,也造成你们自己的痛苦。可怜的老实人!地狱不能攻击异教徒——这就是生命呢!稍后,堕入地狱的欢愉将会更深远。以人间律法为名,我掉入地狱乃由于罪恶。

你闭嘴,你闭嘴!……这是耻辱,谴责,现在:撒旦他说火是无情的,说我的愤怒是可怕的好笑——够了!……他对我提到谬误,魔法,信善,童曲。——并说我握有真理,说我看见正义:我有合理的决定性的判决,我准备好完美……自傲——我头上的皮肤干枯。怜悯!救世主,我害怕。我口渴,如此的口渴!啊!童年,草地,雨水,石上湖,钟声轻响时的月光……此时,魔鬼是钟声。玛丽亚!圣母!……我意识的恐惧。

那边,不就是正直的人,他们劝我为善……去吧……我嘴上有只耳,他们听不到我,那是幽灵。接着,没有谁想到他人。没有人靠近我闻到焦味,的确如此

精神错乱无以计数。常能如此对我是好的:我生命史上有过多次,主要的业已忘记。我沉默:人与卜者会妒嫉的。我千百次最有钱,该吝啬如同海洋一般。

啊!生命的钟马上就停摆。我不再立足世上。——神学严肃,地狱的确存有——而天空高高在上。——在火焰的巢臼中消魂,梦魇,睡眠。

在留意中在乡村里多么狡黠……撒旦,飞迪囊,与野生麦穗奔跑,……耶稣在紫岩上行走,不使紫岩变形……耶稣在愤怒的水面上行走。灯笼照出他是挺立的,白衣,棕色发丝,腰悬一块瑕玉……

我要泄露一切奥秘:宗教,或大自然,死亡,诞生,未来,过去,宇宙,虚无的奥秘。我是空想的主人。

听着!……

我有一切才能!——此地没有任何人,只有一人:我不想施舍我的财富。——有人想黑人灵歌,天女散花吗?有人想我会消失,我会深入指环探察吗?有人想?我会制造黄金,配药。

因此,你们就得信任我,安慰,引导,治疗。你们都过来,——即使是小孩,——我安慰你们的信赖,我就幸福。

——想想我。是我造成世界些微遗恨。我有不再熬苦的机会。我的生活只与轻微的疯狂,这颇为惋惜。

噫!我们完成所有想象的鬼脸。

的确,我们处在世界之外,不再有任何声响。我的机智消失。啊!我的城堡,我的Saxe,我的柳林。黄昏,清晨,夜晚,白日……我厌烦了!

我拥有愤怒的地狱,傲慢的地狱,——抚爱的地狱;一切地狱音乐会。

我厌倦而死。这只是坟墓,蛆虫在身上游走,恐怖至极!撒旦,丑角,你想以魅力融化我。我控诉!以叉之一击,以火之一滴。

啊!返回生命!朝我的残缺处瞧一眼。而这毒药,千百次狠毒的吻!我的脆弱,世界之狠心!我的上帝,同情,把我藏起来,我熬苦不多了!——我藏起来,我什么也不是。

这是扬起地狱的火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