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已然过去

作者: 来源:

此刻已然过去

黄昏,楼下传来“豆花豆花”的叫卖,车来车往呼啸而过的声音,屋里流淌着喜欢听的葫芦丝。一个人的黄昏,竟也是很难静下来的。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折腾,只好去看牙医。昨天换药,医生面无表情,感觉很凝重。心想,他对待一颗坏牙的心情,是不是如同老师对待一个屡教不改的孩子一样,渐渐失去耐心。一阵阵的刺痛,他在清理日渐腐朽的牙床。

前几天他打球时伤了脚,脚肿得像下多了发酵粉的面包一样,还带着淤血的乌青颜色。自己还能打趣说,这时候这只脚要是拿出去卖,一定值钱许多。遇到问题,他很少依赖我,只是自己默默应对。而我,是很能喊疼的主儿,会一次次喊他的名字要这个、要那个的。仿佛这样才能减轻疼痛。

读周国平的《最合宜的位置》。“我曾经也有过被虚荣迷惑的年龄,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看清事物的本质,尤其还没有看清我自己的本质。我感到现在我站在一个最合宜的位置,它完全属于我,所有追逐者的脚步不会从这里经过。我不知道我是哪一天来到这个地方的,但一定很久了,因为我对它已经如此熟悉。”

他还说,“每一个人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一定有一个对于他最合宜的位置,只等他有一天来认领。一个位置对于他是否最合宜,应该去问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看它们是否感到快乐。”

极喜欢。是千山万水走过后的明白,是世事洞明后的沉静。而我是否走到了自己最合宜的位置呢。刚好的年龄,刚好的工作,刚好的家庭,刚好的孩子,都是自己喜欢的样子。在这嘈杂的小镇上,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安宁,平淡芬芳,是一朵云开在湛蓝的天空,是一棵树迎来生命的夏天,阳光也刚刚好的温煦或灿烂。这就是自己最合宜的位置吧。既能安顿好尘俗的生活,又能抚慰灵魂里的另个自我。

那么,是什么使你欲静不能呢,又是什么正在扰乱你原先的平静呢。这个黄昏,已经过去。夜色代替了它。这将是无数敲字的黄昏之一。很久以后,你凭借这些淡淡的文字记号,回忆起某年某日的某个黄昏,那时的你刚刚冲凉完毕,头发散开自然风干,一些光影停落在你的窗前。

2009. 5.13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