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艺美学要略·论著·《薑斋诗话》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中国文艺美学要略·论著·《薑斋诗话》

清王夫之著。本书分三卷,卷一《诗译》十六条,是对《诗经》的解释。卷二《夕堂永日绪论内篇》四十七条附《外篇》五十二条,评论历代诗人。卷三《南窗漫记》三十三条,是诗友遗诗的片段记录。 《薑斋诗话》强调“以意为主”,反对“求形模,求比似,求词采,求故实”。认为“意犹帅也”。并在继承传统观点基础上,给“意”以新解,认为“势者,意中之神理也”,要求“意”、“势”相融。“神理”要在“意中”而不在“意”外,超以象外,得其环中。并以“君家住何处?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为例,认为其“墨气所射,四表无穷,无字处皆其意也”。

在情和景问题上,该书论述尤为突出。王夫之说: “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所谓“寓意”就是“情寓其中”,或“己情之所自发”。作者从朴素的唯物主义观点出发,不仅认为情、景“有在心在物之分”,情由景来,而且看到了二者的相互关系是“哀乐之触,荣悴之迎,互藏其宅”。 “景以情合,情以景生,

永不相离,惟意所适。”“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分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后王国维所说“一切景语皆情语”,实际上是受《薑斋诗话》的影响。

在创作和现实的关系上,王夫之认为: “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铁门限”。联系当时复古主义的文艺思潮,这一唯物主义美学观,是极为可贵的。 这与他哲学上“理” “气”一元论是一致的。他虽强调创作从“身历目限”出发的重要性,但是也重视作家的才情;要求创作要“内极才情,外周物理”, “体物而得神”。王夫之反对当时创作中的主观唯心主义,尖锐批判明代复古主义者是“通身倒入古人怀中”,食古不化,创作上毫无自己特色,其结果形成了“三百年如出一日”的可悲局面。他提倡“鉴古酌今”,反对“泥古过高而菲薄方今”,主张“读古人文字,以心入古文中,则得其精髓”。

另外,该书对于“神会”、“兴会”也有些精辟独到的见解。尽管由于王夫之的封建正统思想的局限,该书中有不少攻击李贽,贬低民间文学的地方,诗论中也有一些迂腐、错误的见解,但仍不失为一部充满唯物主义精神的诗话。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