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俯《春游湖》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双飞燕子几时回? 夹岸桃花蘸水开。
春雨断桥人不度,小舟撑出柳阴来。
----徐俯

徐俯是黄庭坚的外甥,早年作诗受到黄庭坚的影响,所以被吕本中列入《江西诗派宗社图》。但他后来极力要摆脱江西派艰深雕琢的风格,追求平易自然,主张“必有是景,然后有是句”(曾季貍《艇斋诗话》)。从这首《春游湖》即可看出他暮年的诗风。

诗写早春游湖的幽兴,目之所及,自成佳境: 成对的燕子掠过水面,夹岸的桃花临水怒放,雨后的春水漫过了桥头,一叶小舟从柳阴中悠悠撑出。像桃红柳绿、春水双燕这类为人所写熟的常见景色,倘若真的不费心思随手拈来,极易落入平熟率滑一路。这首诗之所以能给人以新鲜之感,主要是能够以意趣剪裁景物,根据觅春的心理和游湖的行踪来安排构图。

发端作一问句,起得突兀,仿佛诗人忽然发现了双飞的燕子,这才意识到春天已悄悄回来了。“几时”二字是对燕子如见老朋友一般的亲切问候,春天不知不觉的来临在诗人心里所引起的惊喜之情也自然溢于言外。再看湖上,果然桃花开遍枝头,已是一片春意盎然了。“夹岸”二字写桃花成林,极为繁盛,为“蘸”字作意: 花既夹岸,枝条斜伸到水面,方有蘸水而开的妙想。而蘸水又可使人意会桃花的鲜艳水灵仿佛是由于蘸饱了水分的缘故,甚至可以进而联想到水中桃花的倒影,故下一“蘸”字,桃花之神态、意趣俱出。

后两句从过桥与乘舟两路写游湖之兴,而能将游踪化为画意。雨后水涨,淹没桥头,断了人行,改为坐船摆渡。这小小的插曲,倒给诗人提供了现成的诗料,不但可见出春雨之后湖上波平水满的情状,而且因断桥而寂无人行,还给这幅明媚的春景添上了一点荒寒的野趣和清幽的情味。舍桥登船,柳阴中撑出一叶小舟,与上句自成因果,接得现成。正如上句由桥断而见水涨,这句也由舟小而见湖宽。中国画表现水景常用此法,只就桥、船落笔,不画波纹,自有水意。所以这两句诗体现了中国诗歌艺术的两个重要的审美特点: 一是写景在秀丽之外须有幽淡之致。花开燕飞,固然明媚,然无断桥野浦,便少逸趣。二是以实写虚,虚实相生。只消写出小舟一篙撑出柳阴的悠然情态,水面的空阔宁静和满湖阴阴的柳色便如在目前,正如全诗并无一字刻画湖光水色,仅在近水景物上做文章,就将满湖春色烘托了出来。南宋词家张炎有一首描写春水的《南浦》词,其中的名句“荒桥断浦,柳阴撑出扁舟小”就是从徐俯这首诗蜕化的,因强调了断桥的“荒”意和扁舟的“小”字,就比徐俯诗更明确地点透了那点荒凉感在桃红柳绿中的调剂作用,以及诗歌构图以小衬大的辩证关系。徐俯此诗曾传诵一时,赵鼎臣说:“解道春江断桥句,旧时闻说徐师川”(赵鼎臣《和默庵喜雨述怀》),可见第三句尤为著名,而张炎的《南浦》词居然能在前人名句上稍事改作而成“古今绝唱”,上述道理不是很耐人寻味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