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韦庄·过樊川旧居》注释与赏析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韦庄·过樊川旧居

(时在华州驾前奉使入蜀作)

却到樊川访旧游,夕阳衰草杜陵秋。

应刘去后苔生阁,稽阮归来雪满头。

能说乱离惟有燕,解偷闲暇不如鸥。

千桑万海无人见,横笛一声空泪流。

【注释】

①樊川:地名,今西安市长安少陵原与神禾原之间的一片平川。汉高祖刘邦建都长安后,将此地封给大将樊哙,作为食邑,由此得名。

②应刘:汉末建安文人应瑒、刘桢的并称。两人均为曹丕、曹植所礼遇。后亦用以泛称宾客才人。

③稽阮:西晋嵇康、阮籍的并称。两人均属竹林七贤。

赏析

乾宁元年(公元894年),韦庄中进士,任校书郎,已年近六十。后昭宗受李茂贞逼迫出奔华州(今陕西华县),韦庄亦随驾任职。乾宁四年(公元897年),西川王建与东川顾彦晖相互伐攻,韦庄以判官的身份随谏议大夫李询入蜀宣谕,诏其罢兵。途经樊川旧居,顺路探访亲友,只见夕阳衰草,满眼荒芜。

这里诗人以魏晋文人应瑒、刘桢、嵇康、阮籍自比,极言人去楼空,苍苔入阁,老大归来,华发满头。由于诗人亲历黄巢之乱,家人离散,四处逃亡,自然触景生情,发出感慨。谁说乱离只有燕,我今偷闲不如鸥。燕窝被取,众燕离散,沙鸥击水,何时能歇?诗人用燕子和鸥鹭来自比,诉说了自己遭遇的家国不幸。十六年过去了,昔日的家园如今已是断瓦残垣。沧海桑田,无人看见。横笛悠扬,仪仗催发,诗人禁不住老泪纵横。韦庄一生历经宣、懿、僖、昭四代唐皇及后来的前蜀,身逢乱世,背井离乡,怀才不遇,命运坎坷。但他毕竟志向远大,人生的境遇,造就了他悲凉的诗风。这种感伤的情怀,在这首诗中有充分的体现。他写景状物,皆着悲色。叙事说人,更具悲情。援引典故,亦出悲声。诗人于景福二年(公元893年)初回长安时也有《长安旧里》一诗:“满目墙匡春草深,伤时伤事更伤心。车轮马迹今何在,十二玉楼无处寻。”诗中景物与人事,历史和现实,在这里交汇,强烈地冲击着读者的神经。在唐末悲感诗作中具有突出的审美价值和艺术成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