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翥《水龙吟·广陵送客,次郑兰玉赋蓼花韵》诗词选鉴赏

作者:张安 来源:原创

水龙吟·广陵送客,次郑兰玉赋蓼花韵

芙蓉老去妆残,露华滴尽珠盘泪。水天潇洒,秋容冷淡,凭谁点缀?瘦苇黄边,疏蘋白外,满汀烟穟。把馀妍分与,西风染就,犹堪爱,红芳媚。

几度临流送远,向花前、偏惊客意。船窗雨后,数枝低入,香零粉碎。不见当年,秦淮花月,竹西歌吹。但此时此处,丛丛满眼,伴离人醉。

词一开篇,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就是一幅衰秋图:亭亭玉立的荷花已经老去,她的靓妆残破,曾经美如珠盘的碧绿的圆叶上,也不再滚动着晶莹的露珠,仿佛滴尽了伤心的泪水。接下来两句,“潇洒”当是“清凉”之义,如李白《游水西简郑明府》诗:“凉风日潇洒,幽客时憩泊。”“冷淡”,则谓其淡雅素净,不浓艳。水天清凉而寂寞,秋容凄冷而闲淡,这本是秋之本色。但词意并不在此,词人的目的,最终是为蓼花的出场作铺垫。这样的水天,这样的秋容,正需要点缀,然而,芦苇瘦而黄,蓣花疏而白,它们显然不可能再去装点秋天。那么,凭谁呢?一个“边”,一个“外”字,已透露了个中消息,为蓼花的登场留足了空间,那就是“满汀烟穟”所指。蓼花春苗夏茂,秋花而结穟(穗),枝下垂,色粉红,多生长在水边,故又名水荭。“烟穟”者,言其含烟惹雾也。蓼布满水滨,摇曳生姿,又将“馀妍”献出,分与西风,染就那娇艳的红色。一个“媚”字,一个“爱”字,将词人惊秋惜芳的感情呈现无余。

但是,词却又并不顺着这“红芳”的外观写下去,而是在下片一开始,就转写另一种情境,另一种情怀。“几度临流送远”云云,是说自己以往也曾多次在水边送人,早已谙尽各种况味,没料想仍被这花勾起了“客意”,引出一段情感经历:那时,他正在客中,新雨之后,船窗旁边,有数枝蓼花低拂着,进入了船窗。可是,那又是怎样的蓼花啊?它们早已是“香”气飘零,粉“红”碎落!宋文同《蓼花》诗云:“红芳宵露清,翠节晚窗迎。雨后晒残日,秋容满槛亭。”词中的“船窗雨后”,或即出于文诗,但这无妨于它的自述性质。当然,这几句也并非完全的“实录”,而是带有相当的象征色彩,以比喻繁华的消逝、美的凋零,以及人生的困顿不如意等等。下文的“不见”云云,慨叹“花月”、“歌吹”这些历史名城金陵、扬州自古以来的繁胜风流云散。词以此来对比凸显“香零粉碎”的可叹,从而使“客意”更加深沉厚重。结尾处,又回到“此时此处”,归结到蓼花,写对方离去以后,将只有满目的蓼花,陪伴着他独自而“醉”‍‌‍‍‌‍‌‍‍‍‌‍‍‌‍‍‍‌‍‍‌‍‍‍‌‍‍‍‍‌‍‌‍‌‍‌‍‍‌‍‍‍‍‍‍‍‍‍‌‍‍‌‍‍‌‍‌‍‌‍。离人,本可指别离的双方,词中却仅指词人自己。“醉”,实际含有不胜别离之苦而如梦如醉难以自持之意。倘再回顾前文,则那“客意”仿佛又不仅仅是指以前的经历,实也包含今日的处境(作者乃宦游而居江南)。客意刚被惊起,别愁随之而来,真正令人感慨系之。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