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锦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傅丽英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李商隐

这首诗是诗人回顾一生经历,自伤不幸的诗。诗题“锦瑟”虽也是用了起联开头的两个字,但与仅以开头二字为题而别无含义的其他诗篇不同,诗人于此则是以“瑟”自喻,以“锦瑟”发兴,引出了华年之思,展现了一幅幅色彩斑斓、光怪陆离的特写镜头。

首联:古瑟五十根弦,《汉书·郊祀志》曾有“黄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的记载,诗人当时年近五十,便以五十弦的瑟自喻,将其坎坷而哀惋的一生寓情于瑟,示悲怆之感。“一弦一柱思华年”正是这种情感的进一步披露。“思华年”,这之中既有对华年消逝和所经历程之坎坷的叹惋,亦含追悔往事的哀怨,于这哀叹之中又呈现着无可奈何的愤懑。

颔联:上句是引用了《庄子·齐物论》中的“庄生梦蝶”一则寓言典故。庄子用这则寓言来托喻人生一世犹如梦幻,人之存在亦同蝴蝶的存在。诗人引进这个典故,用来比拟世事的变幻及自己“华年”期的理想。青年时代的李商隐,由于追恋理想,挣扎于权势争夺之中,倍受冷落、鄙视、欺凌,然而到头来不过似一场虚幻。下句正显示了诗人伤逝的情怀。春心,即指报国之心。传说中的望帝,是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名为杜宇,由于失德而禅位退隐,后不幸国亡身死。死后化为鸟,名为杜鹃,每在春日哀啼,其声哀怨悲凄。诗人在此正是借用望帝化为杜鹃哀春的形象以示自己华年已逝,政治理想未得实现的悲苦。

颈联:诗人于上句先化用了“沧海遗珠”这个成语,以示自己徒然满腹才志,但遭时不偶;同时又引进了珠月交辉和鲛人泣泪成珠的形象,绘成一幅空远凄清的画面,传达出诗人低徊悲怆的心境。下句则直接截取了中唐诗人戴叔伦的话:“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李商隐借戴叔伦的话来指人生的追求、各种美好的愿望正如蓝田山上的烟云,可望而终于渺茫难即。此联渗透着诗人那种清凉落寞之感,饱含着诗人壮志难酬之憾。

迷离、沉痛、凄清而又向往,这种种心境正是诗人回顾华年之往事时心理上的几个不同侧面,也是诗人对自己一生所作的悲剧性的总结。尾联是说,生活路途中的悲凉感慨,并非如今回首往事时才感觉到的,其实,当初事情发生之时就已令人怅惘了,岂待回忆!结尾处照应全诗,进一步抒发了诗人那种怅惘、失望、愤激的心情,是那么沉郁、悲凄。

对于这首诗的涵义,历来聚讼纷纭,莫衷一是,但是大家却皆为诗篇高妙的艺术意境和氛围情调所吸引。诗章立意幽邃,寄情悠远,落笔高雅。作者借助用典、比兴、象征等多种艺术表现手法,创造了含蓄蕴藉、色彩浓郁的优美意境,显现着诗人独特的审美感受和艺术表现方法。尤其是为表现主人公追忆年华往事时那种难以言传、更难以说尽的复杂内心世界的需要所运用的富于创造性的比兴手法,更给诗篇带来了特殊的隐约朦胧的气氛,耐人寻味,极富感染力,在诗歌艺术上是独具一格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