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三澍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秦三澍作品

剩余篇

奇怪。不是凭空生出一座塔

难道雨后的笋,也模仿了人类

钻营着圈地,养人,在最后期限

稍稍显摆过一点生机的特权?

阳台上,我亲眼所见鸟与鸟搏斗

却不敢把蔽住自身的灌木

想象成藏娇金屋;那些土著选民

把硬币大小的光柱,塞进自己的腰包。

昨天尚余初夏的气度,今晨

手机的地震让我从床单尽头

接纳了窗外绵雨,外加读书声里

唇与齿扣动时,脱不尽的殖民气息。

就在这潮湿的房间,我为你写诗。

而你,一座孤岛的孤儿,像甘蔗渣

被萃尽蜜汁后,不甘心让生活成为干瘪的

美的,纤维般连通了气候的频道。

真的,三月前,母亲端来甘蔗汁

我忍不住把银针扎进

这液态的果肉,尽管它浅尝了几口

就证明,安全感不过是我内心的一个小隔间。

但斗室里起跳的鸽子,团缩着

显得窝囊,用身上的暗斑

蘸去我笔尖渗出的等宽的墨,却飞不高,

头抵在我胸腔薄弱的那层上。

还剩余些什么?搁笔,从好斗的鸟群

牵出不合群者,你终究瞌睡了起来。

仍抵抗着,仍在探望对面的公寓里

第几个男人在哪层窗格,闪现过。

选自《扬子江诗刊》2016年第4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