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诗词原文、注解与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毛泽东《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诗词原文、注解与赏析

(一九三〇年七月)

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赣水那边红一角,偏师借重黄公略。百万工农齐踊跃,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

【题解】

“蝶恋花”,又名“黄金缕”、“鹊踏枝”、“凤栖梧”、“卷珠帘”、“一箩金”。双调,60字。前后阕各五句,四仄韵。

这首词写于1930年7月下旬,红军从汀州向长沙取进攻态势。1930年6月11日,中共中央通过李立三起草的《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的决议,表明“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央取得统治地位。6月下旬的长汀会议,此决议被传达贯彻。此时,红军第一路军(不久改红军第一军团)成立,朱德为总指挥,毛泽东为政委。全军团一万多人,内有共产党员4000名。6月底,部队由长汀出发,过瑞金、广昌,7月9日到兴国。因吉安守敌众多,部队攻占吉水、永丰、樟树,7月27日又西渡赣江至高安。毛泽东的词写于7月底,大约在占领高安前后。此次军事行动,是奉命而为,目标依次是攻占吉安、南昌、长沙。如今,红一军团已经绕过了一个吉安,南昌能不能打,尚在两可,所以发而为词,词中自然也有许多朦胧色彩。8月1日,红一军团攻入南昌郊区,隔江鸣枪示警,以纪念南昌起义三周年。就在同时,彭德怀的红三军团已乘敌空虚,攻入长沙。敌驰援,红三军团不支,退于平江;下面才有红一军团西入湖南援助红三军团,合兵一处(成立红军第一方面军),复围长沙之役。毛泽东与朱德率部由南向北,由东向西的千里奔袭,开创了红军大兵团运动战的先例。

【注释】

[汀州]明清汀州府。民国废府为县,改名长汀县,位于福建西部,西邻江西瑞金。

[长缨]长绳。《汉书·终军传》载,终军将使南越,自请于朝曰:“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

[鲲鹏]据《庄子·逍遥游》,鲲(大鱼)化为鹏(大鸟),皆大千里。多含褒义。此词特贬指国民党军阀。

[黄公略](1898-1931)湖南湘乡人,1930年任红六军军长,建立赣南根据地。红六军改为红三军,仍任军长。1931年9月在吉安东固遭敌机扫射牺牲。

[国际悲歌]指《国际歌》‍‌‍‍‌‍‌‍‍‍‌‍‍‌‍‍‍‌‍‍‌‍‍‍‌‍‍‍‍‌‍‌‍‌‍‌‍‍‌‍‍‍‍‍‍‍‍‍‌‍‍‌‍‍‌‍‌‍‌‍。

【品评】

在总体的战略设计上,进攻长沙是错误的,但在执行这一任务时,毛泽东率领红军的战斗历程,充满英雄主义。

“六月天兵”二句,突兀而起,将两种力量的搏斗推给读者。“天兵”征“腐恶”、“长缨”缚“鲲鹏”,褒贬皆在用词里。“天兵”前加“六月”二字,固有交代时令用意,但主要是显示六月炎威,风雷交加,有摧枯拉朽之势。“万丈”一句双典。终军要缚南越王,毛泽东要缚鲲鹏,气象已有巨细之分,固不可同日而语。“赣水”二句,语意由远攻长沙荡开一笔,不写主力之战,而写“偏师”之功,重在表示诗人对发动群众、扩大根据地的关注。毛泽东写诗词,极少点及人名,这儿,点到黄公略,且用“借重”二字,足见他对这位战友的信任与尊重。此句一出,已暗含着对疲师远征的否定。

下阕“百万”二句,明写红军战场威猛之势,因为“百万”是一个夸张的数字,所以我们也可以判定这两句仍有暗写根据地形势的成分。唯后方巩固,唯民众支持,红军才能直捣湘鄂呢!又因为,进攻南昌与长沙毕竟是毛泽东与朱德早已看出来的错误方略,而命令如山,军法如山,他们又不能违背,故战局趋向,不言已明。词的收尾,即是那种复杂心情的艺术再现:“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高歌猛进,本无“悲”情,着一“悲”字,透露出诗人对不必要牺牲的痛惜。盼望天落狂飙,即希望狂飙吹散迷雾,再现革命的丽日艳阳。欣赏此一句,不能只看到慷慨激昂,还要看到委曲求全,坚忍待变!

吟诵此章,让人体验何谓“英雄主义”,也体验何谓“悲情性格”。不了解毛泽东的内心悲悯,便无法接近他的博大宽厚。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