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都刺《木兰花慢彭城怀古》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木兰花慢彭城怀古

古徐州形胜,消磨尽,几英雄?想铁甲重瞳,乌骓汗血,王帐连空。楚歌八千兵散,料梦魂、应不到江东。空有黄河如带,乱山起伏如龙。

汉家陵阙动秋风,禾黍满关中。更戏马台荒,画眉人远,燕子楼空。人生百年如寄,且开怀、一饮尽千钟。回首荒城斜日,倚阑目送飞鸿。

在对彭城历史的凭吊中,词人首先想到了项羽。项羽重瞳(眼中有两个眸子),这是古代大舜才有的奇容;他有爱马乌骓,神骏令人联想起汉西域所出汗如血色的大宛马;项羽声威盛时,领军四十万,兵帐蔽野连空。“想铁甲”三句,描绘了项羽金戈铁马、叱咤风云的骄人战绩,然而随之而来的“楚歌”两句,却接上了垓下兵败,“八千人渡江而西,无一人还”的悲惨结局,大起大落,令人感到历史盛衰无常的可怕。过拍两句又转回“形胜”:黄河(黄河旧时流经徐州)蜿蜒如衣带,群山起伏似蟠龙。旧时盟誓,有“使黄河如带,泰山如厉(砺)”语,“黄河如带”被视作国以永宁的保障。“乱山起伏如龙”一本作“乱山回互云龙”,“云龙”为徐州城外的名山。“形胜”不能改变项羽兵败身亡的命运,这就为作者“消磨英雄”的感叹增添了注脚。

换头“汉家”两句,写项羽的对手刘邦。刘邦崛起于彭城附近的沛县,曾在彭城数度与楚军作战而终于建立汉朝,定都关中。然而这位“英雄”而今安在?其帝业一样成了历史的陈迹。“汉家陵阙动(一本作“起”)秋风”,用李白《忆秦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意,更是化用杜牧《登乐游原》“看取汉家何事业?五陵无树起秋风”语。从楚汉相争、殊途同归的一笔,词人阐发了“消磨”二字中历史盛衰的内涵。

“彭城怀古”引起的感受不止于此,还更有人生意义的一面。以下三句,以一个“更”字,领出了“戏马台”、“画眉人”、“燕子楼”三项与彭城相关的掌故。戏马台为项羽观看兵马操演而依山建筑的土台,南朝宋武帝刘裕北伐前曾在此宴诸将。画眉人借汉张敞为其妻画眉的旧典,以姓氏切指唐武宁军(治徐州)节度使张愔,他曾为爱妾关盼盼建燕子楼。张愔于任所去世,关盼盼独守燕子楼十馀年。三者之下,词人连用了“荒”、“远”、“空”的字样,显示了繁华事散、风流消歇的残酷现实,宣泄了人生空虚的感慨。这是作者所无法回避也不能解决的矛盾和痛苦,只能用感喟和纵饮的方法强作排遣。然而,“千钟”未必能够“开怀”,从“回首荒城斜日,倚阑目送飞鸿”的隽永结尾中,仍能体味出词人内心的层层波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