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干《贺新郎·寄李伯纪丞相》抗金主战爱国词作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2019-03-08 22:58:44

摘要:李伯纪即李纲,宋高宗时做过宰相,曾力主抗金。绍兴八年,秦桧与金议和,宋高宗向金上表称臣,李纲上书反对,被罢职寓居长乐。张元干写下这首词送给李纲,鼓励他坚持抗敌救国。

贺新郎 寄李伯纪丞相

曳杖危楼去。斗垂天、沧波万顷,月流烟渚。扫尽浮云风不定,未放扁舟夜渡。宿雁落、寒芦深处。怅望关河空吊影,正人间、鼻息鸣鼍鼓。谁伴我,醉中舞?

十年一梦扬州路。倚高寒、愁生故国,气吞骄虏。要斩楼兰三尺剑,遗恨琵琶旧语。谩暗涩、铜华尘土。唤取谪仙平章看,过苕溪、尚许垂纶否?风浩荡,欲飞举。

题解

贺新郎为词牌名。李伯纪即李纲,宋高宗时做过宰相,曾力主抗金。绍兴八年,秦桧与金议和,宋高宗向金上表称臣,李纲上书反对,被罢职寓居长乐。在这种背景下,张元干写下这首词送给李纲,鼓励他坚持抗敌救国。

句解

曳杖危楼去。斗垂天、沧波万顷,月流烟渚。

拖着手杖登上高楼去。仰望北斗星低低地垂挂在夜天,俯视沧江正翻起波浪万顷,月亮流泻在烟雾弥漫的洲渚。

扫尽浮云风不定,未放扁舟夜渡。宿雁落、寒芦深处。

浮云被横扫净尽、寒风飘拂不定,不能乘坐小船连夜飞渡。栖宿的鸿雁已经落在萧索的芦苇深处。

怅望关河空吊影,正人间、鼻息鸣鼍鼓。谁伴我,醉中舞?

怀着无限惆怅的心情,想望祖国分裂的山河,徒劳无益地相吊形影,这时只听到人间发出的鼾声像敲打鼍鼓。有谁肯陪伴我乘着酒兴起舞?“鼍鼓”,用鼍皮蒙的鼓。“鼍”指水中动物,俗称猪婆龙,此指鼾声如鼓。

十年一梦扬州路。倚高寒、愁生故国,气吞骄虏。

事隔十年好像一场噩梦,走尽了扬州路。独倚高楼夜气十分冷寒,一心怀愁为的是祖国,恨不得一气吞下骄横的胡虏。

要斩楼兰三尺剑,遗恨琵琶旧语。谩暗涩、铜华尘土。

要用这把三尺的宝剑亲手杀死金的统治者,莫使留下怨恨像王昭君弹出的琵琶怨语。让宝剑暗淡无光,白白地生锈化为尘土。“要斩楼兰”,用西汉傅介子出使西域斩楼兰王的故事。“琵琶旧语”,用汉代王昭君出嫁匈奴事。她善弹琵琶,有乐曲《昭君怨》,琵琶旧语即指此。“铜华”,指铜花,即生了铜锈。

唤取谪仙平章看,过苕溪、尚许垂纶否?风浩荡,欲飞举。

请你评论看看,经过苕溪时,还能允许我们垂纶放钓否?要乘着大风浩荡,高高地飞翔腾举。“垂纶”,即垂钓。“纶”,指钓鱼用的丝线。传说吕尚在渭水垂钓,后遇周文王,后世以垂钓指隐居。

评解

这首送别词上片写词人登高眺望江上夜景,并引发出孤单无侣、众醉独醒的感慨,显示出自己的真实用意。下片运用典故以暗示手法表明对明朝屈膝议和的强烈不满,并表达了自己对李纲的敬仰之情。

张元干

作者简介

张元干(1091—约1170),又名元傒,字仲宗,号芦川居士、隐山人,宋代词人。宋政和初,为太学上舍生。宣和七年,任陈留县丞。靖康元年,金兵围汴,入李纲行营使幕府,李纲罢相,遭到贬逐。绍兴八年,赋《贺新郎》词赠李纲,对抗金主张表示积极支持。后被秦桧以他事追赴大理寺除名削籍。尔后漫游江浙等地,客死他乡,卒年约八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