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日出入行》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作者:李白 栏目:李白诗集 2020-02-13 22:32:26

日出入行

李白

日出东方隈,似从地底来。历天又入海,六龙所舍安在哉!其始与终古不息,人非元气安能与之久徘徊?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羲和,羲和!汝奚汩没于荒淫之波?鲁阳何德,驻景挥戈?逆道违天,矫诬实多!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

《日出入》是乐府《郊庙歌辞·汉郊祀歌》旧题,古辞言人命短促,愿乘六龙升仙。本篇突破古辞的命意,集中表现了李白的宇宙意识,即其对宇宙以及人在宇宙中之地位的认识。诗虽然写的是日,但诗人对日的看法表现了他对宇宙的看法。

前七句写日之出没运行无始无终,永不休息,而人非元气,不能与日一样长存。“人非元气”四字,暗示了日乃是元气的一部分。元气是中国古代哲学范畴之一,大体相当于唯物论哲学中的物质,天地日月都由元气生成,因此也和元气一样具有永恒的品格。值得注意的是元气论者都把人视为元气化生,而李白却强调“人非元气”,这是针对生命现象、精神现象而言。然而精神与物质是具有同一性的,同谓之自然。以下四句即表现自然之义,春风使得草木兴荣,但草木无须感谢春风;秋天使得草木衰落,但草木亦无须怨恨秋天。春夏秋冬四季的运行出于自然的规律,它们本身无意于草木的兴衰,而万物的兴衰亦受自然规律的支配。

正是本着这样的自然观,李白认为日之出入也是受自然规律支配的运行,既无须乎羲和的鞭策,也不会被鲁阳挥戈所退,羲和是传说中的日御,与鲁阳挥戈退日的故事并见《淮南子》,“羲和,羲和!汝何汩没于荒淫之波?鲁阳何德,驻景挥戈?”通过这样天问式的句子,李白对这两个传说表示了怀疑和否定。

全诗的主意在最后两句:“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大块即自然,溟涬即元气,两句的意思是,我将持此自然之义去拥抱自然,最后与元气合一。具体地说,就是本着自然而然、听其自然的态度,对待生活。法国作家蒙田说:“最美满的生活就是符合一般常人范例的生活。井然有序,不含奇迹,也不超越常规。”斯言近之。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