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怀想》李新萍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小时候整天仰着脸看云彩,还为每一朵云彩都冠上名字,编上故事,诸如嫦娥奔月、小马过河、狐狸偷鸡等。天空是我用之不尽的想象源泉,很多美丽的故事在云彩中源源不断地上演,我每天痴迷地望着它们,直到白云变成七彩,让黑暗终结我的神话世界。

此刻,曾经在头顶的云朵如今在我的脚下,抬头看,头顶上仍有天空。到底天空有多高呢?它的尽头在哪里呢?难道这就是对那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验证?原来我总觉得地球厚德载物,可以容纳我们的一切。可是现在觉得,宇宙才是万物之灵。在飞机上,我忽然忧虑起来,如今眼前这片辽阔、这片净洁,能承受住我们的欲望吗?

因为我第一次坐飞机,地上那些须仰视的高大,那些望不到边的宽阔,变成一个沙盘。那座无数次遮住我视线、挡断我梦想、每天被落日染得红红的山峰,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模型静静地匍匐着。高度原来可以将伟大变得如此渺小!

飞机平稳地飞行,窗外的云朵一团一团的,像一朵朵硕大的牡丹,在半空中静静的开放,外面的花瓣是淡灰色,雪白被包裹在里面,花儿中还有丝丝缕缕的轻烟,袅袅地溢出来,氤氲着,蒸腾着,流到花朵的边缘,让人感到云朵也有生命,它们也许正在张望自己留在地上斑驳的影子。远处,眼睛能看到的极限,是一片蔚蓝,这蔚蓝让我想起童年的天空,蓝洼洼的,那么水润、清澈、纯净,甚至感觉一阵风吹来,都会吹皱它。偶尔一片轻烟似的白云飘过,给它蒙上一片朦胧,再慢慢地散开……

这么美丽的云朵,我有很多年没看见过了。不仅是我所居住的城市,林立的大厦把天空割得支离破碎,就是其他城市也都如此啊!看日出日落,早已是过去式。每天生活在雾霾笼罩的滚滚狼烟中,让人仿佛回到盘古开天辟地前的混沌年代。拿最近这次雾霾来袭来说,整整有十余天,平均能见度不足二十米,昏天黑地。雾霾,把那些人为的高低贵贱之分,拉到一个水平线,不论贫富,不论高低、美丑,一同喘息被雾霾污染的氧气,不情愿,又无可奈何。

眼前的云堆积起来,厚得便看不见地面了,我仿佛进入一个冰雪的世界中。我发现即使都是白色,颜色也有深浅,这些深深浅浅的白色构成不同的形状,随着飞行,一会儿变成银装素裹的山丘连绵起伏;一会儿变成一望无际的冰雪平原,那样寂静安详;一会儿数不清的骏马在云海中奔腾,那气势磅礴雄壮;一会儿云厚得像一座山,滑出雪崩的壮观,那势不可挡的气势,把万马奔腾衬托得如此不堪。

一切亦真亦幻,我几次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穿过这片厚云,飞机来到白色的海洋上,那轻烟似的薄云,像极了海上的白色浪花,那一团一团的云朵,像神话中的哪吒闹海,天兵天将各执一方,气势汹汹。每一团云都藏着一个故事,让人想象出无数个跌宕起伏的情节,和小时候一样让人浮想联翩……

如果,我站在地面,能看见游动的云可好?但愿那一天能早些到來,不然,我的孩子,不会信我告诉她的话,我说,孩子,妈妈小时候,天可蓝了,云彩像一朵朵白棉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