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迎兵·用歌声呼吸与行走

作者: 来源:

朱迎兵·用歌声呼吸与行走

朱迎兵

一场不堪回首的车祸,让13岁的陈州高位截肢,失去臀部往下10厘米以外的身体。

陈州幼时父母就离异了,他跟随年迈的爷爷四处流浪,靠爷爷拉二胡卖艺为生。1996年6月的一天,因没钱买票,祖孙俩偷偷爬上一列火车。列车来到一座县城,陈州怕错过地方,车还没有停稳时,就急着下车,摔到一堆石块上,立刻失去了知觉。待他醒来,他的双腿永远不见了。

从医院回家后,少年陈州在床上整整躺了3个月,他感觉自己的天空塌陷了,看不到光明,也看不到希望。他成天躺在床上,不想说话,也不想吃饭,白天陪伴他的是爷爷奶奶的哭泣声,夜晚陪伴他的则是院子里蛐蛐忧伤的鸣叫。

陈州虽然没有上过学,可从小就在爷爷的二胡声中,感受着深厚的民间艺术,他的内心是饱满的、强大的、蓬蓬勃勃富有生机的。一个具有这样内涵的人,在最热闹的地方,不会张扬;在最孤寂的角落,也不会凋落;在步入人生险峻时,更不会轻易倒下。只要遇逢一丝亮色,就会反射出熠熠光芒。

一天夜里,他像往常那样翻来覆去,不能入眠。忽然,耳畔传来了悠扬的鸟鸣,声音清脆明朗,婉转动听。那是夜莺的鸣唱,那声音像久违的母亲的细语在耳中回响,夜的静谧在歌声里弥漫、流淌,他孤独的心房渐渐充实起来,躁动与忧郁在歌声里慢慢离去。他想象到夜莺一定就站在院子里的一株树上,在引吭歌唱,风拂过它孱弱的身体,星星的微光在它的眼眸中闪烁。

他想:夜莺离不开歌唱,就如同离不开空气,它是用歌声来呼吸的动物。夜莺的歌唱就是有力的呼吸,充满着生命的力度,像妖娆盛开的花朵,芬芳迷人。人们走近了它,那些跳动的呼吸,便会击碎人心灵上的许多东西,譬如尘埃、枷锁、悲哀、懦弱……如今,自己虽然没有了双腿,可还有一个并不残疾的大脑,有一副天赋不差的歌喉,难道不能像夜莺那样用歌声来呼吸、行走吗?

第二天,他开始说话了,他让爷爷给他找来旧轮胎片,花了一年的时间学会了靠挪动轮胎片,用手支撑身体爬动行走。

1997年,陈州悄悄地离开了爷爷奶奶,凭着记忆,来到浙江嘉兴,在街头找到了曾经打动过他的几个卖艺的残疾人,跟随他们学习唱歌。陈州艰难地从识字、认五线谱一点点自学,靠勤学苦练,他的歌声越来越美,深沉中有着一丝沙哑,阐释着岁月的沧桑,演绎着对生活的坚守。他的歌声越飘越远,越过全国20多个省份,600多个城市,成了著名的流浪歌手,广场、街道、火车站、公园,有人迹的地方就是陈州的舞台。演唱宛然已是陈州的呼吸,他的执着不仅受到了别人的尊重,也让他收获了爱情和家庭,如今他有了一位漂亮、贤淑的太太,还有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

为了激励更多在黑暗中徘徊的人,陈州在唱歌的同时,每年的4月份,他都要登一次山。他登山的工具是两个方形小木箱,双手分别握住木箱的提手,两只手交替着前进,屁股左右坐在木箱上,行走时完全靠双臂的力量支撑起整个身体。登山过程中,他的手会抽筋,手掌上遍布磨起的泡,那其中的艰辛常人难知,可每次成功登顶后,他会高歌一曲,让每位身临现场的人热血沸腾。这几年来,陈州先后攀登了普陀山、九华山、华山和五台山,他用歌声呼吸和行走的故事感动着越来越多的人。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要像一颗种子,自己发芽,自己生长,历练时光后做个心灵丰盈的人,像陈州一样,自在地呼吸,顽强地行走,用心去歌唱,如花般绽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