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眸处, 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名句鉴赏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凝眸处, 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名句的诞生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1人远,烟锁秦楼2。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3。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

完全读懂名句

1、武陵:地名,今湖南常德。2、秦楼:为萧史弄玉的故事,其所居住地即为秦楼,此处亦指词人自己所在的地方。3、凝眸:聚精会神地看。

狮子造型的铜炉里,熏香已经冷透,床上锦被翻卷起红浪,清晨起身,浑身慵懒,尚未梳头​‍‌‍​‍‌‍‌‍​‍​‍‌‍​‍‌‍​‍​‍‌‍​‍‌​‍​‍​‍‌‍​‍​‍​‍‌‍‌‍‌‍‌‍​‍‌‍​‍​​‍​‍​‍​‍​‍​‍​‍‌‍​‍‌‍​‍‌‍‌‍‌‍​。任随华贵的镜匣蒙满尘埃,红日悬上门窗的帘钩。生怕离别时感伤痛苦,多少心事想要诉说,却没敢开口。近来身体日渐消瘦,倒并非饮酒过量伤身,也不是因为触景悲秋。

罢了罢了,你这番离去,我唱尽千万遍《阳关》曲子,也难将你留下。思念着好像传说中去到武陵远方的你,而我仿佛就是当初那个独自留在烟雾弥漫的秦楼中的女子。只有楼前流水知道我每日注视着远方,而眼眸深处,如今又漫上了一段新的愁绪。

名句的故事

李清照词素来以清新朴素的风格取胜,用婉约、细腻的辞藻来刻画其对周围事物的感触与心情,因此咏物、雕琢典故的词并不多。《凤凰台上忆吹箫》则是其中的例外,是李清照词中典故堆砌最多的一阕词,虽如此李清照仍不流于精雕宫丽,善以典故巧妙结合曲折心绪,反而更能见李清照对于词句、典故掌握的高超功力。在本篇名句撷取的部分,短短数字已有好些个典故交错互映,塑造出主人翁惆怅、郁闷的情怀。

本篇名句主要书写李清照于别离夫婿之后的思念心情,上片写词人慵懒、憔悴的神态,下片则以典故来衬托其愁思。典故的运用上,李清照从一开始词牌《凤凰台上忆吹箫》的选择,即刻意采用秦穆公女弄玉和萧史的故事。传说秦穆公的女儿弄玉善于吹箫,于是喜欢上也善于吹箫的萧史,两人结为夫妻后恩爱逾恒,萧史每日教她吹箫,作凤鸣之声,能将凤凰引到秦穆公为他们建造的“秦楼”凤台上,几年之后,两人吹箫技能出神入化,遂一起随凤凰羽化登仙。另一方面,“萧史弄玉”的故事,经由李白《忆秦娥》的“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更赋予了一层离别的悲苦情思。李清照在词中融合了原本的“萧史弄玉”的故事,以“秦楼”暗寓夫妻俩宛如萧史、弄玉般恩爱,也加入李白“秦娥梦断秦楼月”之说法,有鹣鲽情深与伤别的双重涵义。

历久弥新说名句

本篇名句中“千万遍阳关”,清晰点出离别思念之苦。所谓“阳关”,位于今日甘肃敦煌西南方,是古代西出丝路的交通要冲,西出阳关也意味着离开了中原故土,因此引申有送别之意。唐代王维《渭城曲》诗言:“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后来翻唱入乐曲,为唐人所盛唱,又称《阳关三叠》,多于送别的时候唱奏,因此李清照词也取其涵义,诉说自己心中的离伤。

李清照在这篇词句中使用的典故尚有“武陵人远”、“楼前流水”,她以武陵人来暗寓夫婿远去;以流水来代称思念之不息。武陵人,取本于晋人陶渊明《桃花源记》云:“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武陵人一去不复返,再回首已百年身,故李清照以此比喻爱人身在远方。“流水”,则是援用魏人徐干《室思》言:“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述说自己自从丈夫离家后梳妆无心情,思念丈夫仿佛流水般永无止境。

早些年代随着电影事业的发展,古典巨著《红楼梦》也曾好几次被翻拍成电影,其中一部《金玉良缘红楼梦》由导演李翰祥操刀,林青霞、张艾嘉分别饰演贾宝玉、林黛玉。电影配乐也谨遵原著,以曹雪芹所写之词来谱曲,让《红豆词》得以流行成歌,原词:“滴不尽相思血泪拋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啊,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这首词中所使用的意象与善写女性闺怨忧愁的李清照词有许多重影,唯一较不同的在于曹雪芹多用了以素有相思代表的红豆,来述说女子相思苦。李清照以含蓄委婉之情说道“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曹雪芹则是明明白白用“忘不了新愁与旧愁”来形容内心跌宕曲折的情愁,虽各有千秋,但李清照词似又更耐人寻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