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冲天·黄金榜上》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鹤冲天·黄金榜上》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①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②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③一饷。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注释】

这首词慨叹了身世飘零,也反映了蔑视功名、鄙薄卿相的思想,北宋柳永作。黄金榜:古代科举录取的名单,用金字书写,故名。柳永,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北宋词人,婉约派创始人,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①明代:政治清明的时代。一作“千古”。

②恁(nèn):那么,如此。

③都(dū):只是,不过。

【大意】

金字题名的榜上没有我的名字,那没有关系,我只不过是偶然失去取得状元的机会。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时代,君王也可能一时错失贤能之才,这又怎能强求呢?既然没有得到好的机遇,何不随心所欲地游乐呢!何必为功名患得患失?做一个风流才子为歌姬谱写词章,就算身着白衣,也不亚于公卿将相。

在歌姬居住的街巷里,有摆放着丹青画屏的绣房。幸运的是那里住着我的意中人,值得我去追求寻访。与她们依偎,享受这风流的生活,平生最大的欢乐莫过于此。青春苦短,我宁愿把功名,换成手中浅浅的一杯酒和耳畔低徊婉转的歌声。

【赏析】

实际上,这是一首作者科举不第后,抒发心中郁结之气的作品,不过,从中仍能看出作者对自己无两才思超凡的自信。才子都爱佳人,更何况是柳永这年少成名的人物呢!风流倜傥、多情自是不在话下,更因其善作俗词,与烟花女子因接触而相知,了解之后,同情也就自然地产生了。

考科举求功名,登进士第在柳永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殿试头名——状元才是他的目标。当然,对于一个把状元当做囊中之物的人来说,落榜实在是“偶然”,“见遗”也只能是“暂时”的——一个狂傲自负的柳永显露无疑。“明代遗贤”,这是赤裸裸的讽刺,北宋仁宗朝号称清明盛世,然而,清明盛世却不能做到“野无遗贤”,实在可笑。

无论如何,落第已成事实,下一步该作何打算呢?既然理想落空了,又没有合适的机遇让他出人头地,那就转向另一个极端吧!无拘无束地过为一般封建士人所不齿的流连坊曲的狂荡生活也不错。虽然身着白衣,但有足够的才气,在词曲的领域中,他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这是恃才负气,也是抗争。

“偎红倚翠”、“浅斟低唱”,是对“狂荡”的具体说明。在此时,只有在他人看来惊世骇俗的表现才能够使他保持心理上的优势。而且,柳永的“狂荡”并非浮于表面,其中蕴藏着严肃,狂荡以傲世,严肃以自律,这是“才子词人”和“白衣卿相”的真面目。作为一名文人,科举不第是非常大的打击,深重的苦恼和烦杂的困扰对他来说是不可避免的,他的内心因而充满了矛盾,为了摆脱这种苦恼和困扰,柳永必然经历过痛苦的挣扎。

烦恼总是使人难过,既然解决不了,那就把问题丢到一边,青春苦短,要及时行乐才不算辜负了这大好韶华!于是,柳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虽然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就把“浮名”弃置一旁,在纸醉金迷中享受快乐吧!

【拓展】

柳永常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关于其这一称呼,南宋吴曾在《能改斋漫录》中说道:“仁宗留意儒雅,务本理道,深斥浮艳虚薄之文。初,进士柳三变好为淫冶讴歌之曲,传播四方。尝有《鹤冲天》词云:‘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及临轩发榜,特落之曰:

‘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