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岳《春思》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春风多可太忙生,长共花边柳外行。
与燕作泥蜂酿蜜,才吹小雨又须晴。
-----方岳

首句就把春风拟人化,说她总太忙,使人有亲切之感。是全诗的纲领,用以提起后面三句。多可,即“多所许可”,有宽容、随和的意思。“太忙生”的“生”字,是语助词,如杨万里《过五里径》诗:“野水奔来不小停,知渠何事太忙生”,方岳《雨中有感》诗:“山蛰惊尘已发声,移花移竹正忙生。”这一句是说春风很随和,什么事都肯干。作者不只是说春风“忙”,而且说“太忙”,何以见得呢?以下三句作了说明。

“长共花边柳外行。”长,长久的意思。共,喻形迹密迩。“长共”二字,一从时间,一从空间,写出了东风与花柳关系之密切。“立春之日,东风解冻。”(《礼记·月令》)“东风暗换年华”(秦观《望海潮》)。东风似一位携着一枝神奇彩笔的出色画家,一路行来,一路给花柳着上颜色。他“密添宫柳翠,暗泄路(一作‘露’)桃红”(杨衡《咏春色》)。由于他的爱抚,春花由疏而密: 开始时的“竹外桃花三两枝”(苏轼《题惠崇春江晓景》),转眼成了“乱花渐欲迷人眼”(白居易《钱塘湖春行》),随后又变为“千朵万朵压枝低”(杜甫《江畔独步寻花》)。至于柳树,先是“绿柳才黄半未匀”(杨巨源《城东早春》),不久变为“轻条未全绿”(沈约《伤春》),进而化作“万条垂下绿丝绦”(贺知章《咏柳》)。终至于:“李白桃红杨柳绿,天涯无处不春风”(刘秉忠《三月》),“绿树交加山鸟啼,晴风荡漾落花飞”(欧阳修《丰乐亭游春》)。三个月中,春风一刻不停,真是“太忙”了。

“与燕作泥蜂酿蜜。”替燕子造出春泥,帮蜜蜂酿成蜜糖。句中的“与”字,是“替”、“帮”的意思。所谓“与燕作泥”,是说春风解冻,给燕子准备了做窝的春泥;“(与)蜂酿蜜”,是说春风吹开了花朵,为蜜蜂酿蜜创造了条件。一句说着二事,“燕作泥”、“蜂酿蜜”,共用一个“与”字,造成促迫的语势,不说“太忙”而愈见其忙了。

末句说天时,“才吹小雨又须晴”。春风带来春雨,春雨过后,天又转晴。一个“才”字,接以一个“又”字,相承而下,语调急促。加上一个“须”字,就更有意味。大地回春,自然界的一切,都要仰仗春风照应,万物生长,需要细雨滋润,但下得太久,也要转为祸害。所以雨下不久,就得赶快放晴。须,必须之意。这句把春风忙碌之状写得更足。

此诗格调清新,不用典实,通篇拟人,富于动感,体物入微,又很有韵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