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发:夜雨孤坐听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丘立才

充满着诗情的夜雨,

我已往的悲欢之证人啊!

你悉索的点滴,

打着抑郁而孤冷的窗棂,

打着园中瞌睡的野草:

刺着我已裂而复合的颗心。

我此时欲放声高唱,

但为初秋之潜力的忠告而中止,

我欲抱头痛哭半响;

但眼泪已涸如荒壑之泉。

我紧扼着“现在”之喉,

勿使呜咽出迷醉之呓语罢!

奏尽一切抑郁式微之歌,

使我梦游已往之太虚,

对每一次心的伤痕细吻,

抚慰着致命的尤怨,

爱给我的指示与揶揄,

比女神的掉首更为难解,

这个铸造成萎靡的今我,

抱着夜雨之音,以追求如梦的辛酸。

手造的辛酸,已如破甑般狼藉,

期许的荣幸,又若抹布之可弃,

唇边的香沫化作野雾,

怀里呻吟的颙颙,

已不及雪夜的钟声之悲壮;

往昔产生誓词的林下,

蜥蜴踯躅着如入无人之境;

月下拭泪之中,

早为了伤痕的绷带,

青春的喜悦已随着芦苇低垂。

夜雨呵,你的雨珠滴下肌肤,

已不似当年之有温爱的气息,

刺进我如止水的血流,

我何能再信托你以我的追求?

唱片呵,你总合着急促人生的一切,

悲欢离合之音调,

于我是爱人的劝勉,智者的自述,

我望见弃妇之蓬首垢面,

手紧扼着肩巾在寒风之下;

等候舟子归来之少妇,

徘徊于远海飘来的破桅之侧;

怀春的少女折枝插在如丝的卷发,

大城中的浪子,拥着掘金娘子而自满。

我了解这一切,我容忍这一切献与,

我将枕着夜雨之叮咛,

伫候晨光稀微中的恶梦。

李金发

这首诗是李金发1932年9月5日在羊城笠庐里写的。诗歌通过描写夜雨、孤坐、听乐,抒发出内心抑郁辛酸的感情。

现在的世界里,奏尽了一切抑郁式微之歌。“现在”,蓬首垢面的弃妇,手紧扼着肩巾在寒风之下颤栗;等候舟子,盼望丈夫早日回来的少妇,终日徘徊在远海飘来的破桅之侧,等待而得来的仍是失望;而怀春的少女折枝插在如丝的卷发上,去拍卖自己;大都市中的浪荡公子,拥抱着穿金戴银的娘子而满足,……

现实的世界里,奏尽了一切如梦辛酸之歌。“现在”,爱已经消失了。爱给人类的指示与揶揄,比女神的掉首还更为难解。这是一个爱已经消亡的世界,而人们还在孜孜以求爱,追求的结果,只能是如梦的辛酸。在爱已消亡的世界里,期许的荣幸就好象抹桌布一样随时可丢弃;崇高的景仰也不如雪夜的钟声之悲壮;庄严的誓词只有蜥蜴才相信;同情的慈怀却被误作包扎伤痕的绷带;青春的喜悦就好像狂风吹过芦苇低垂那样稍纵即逝,……

面对这样的现实世界,诗人想要放声高唱,但被萧瑟的秋风所窒息;诗人想要抱头痛哭,但眼泪已涸如荒壑之泉,流不出半点眼泪。诗人只好写下这首抑郁辛酸之诗,只好“将枕着夜雨之叮咛,伫候晨光稀微中的恶梦。”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