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天琳:疏勒河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周成平

日月往西

都说日月的方向是男子的方向

水流往东

都说水流的方向是女子的方向

而我要追随你西去了

径直往西去

许多年许多年

风为你狂野山为你雄壮

但我还是要弄一支羌笛

缠缠绵绵吹过嘉峪关去

还是要弄一船月牙

剔剔透透撑到鸣沙山去

一直到你的驼队与马队

驻足不前的地方

一直到你干渴的双眼

只能畅饮蜃景的地方

到你迷路、昏厥

四处寻找铜钱、瓦罐与白骨

夕阳被埋进沙堆

又一早一早地站起来

那是我用我的手指

我的温柔的带血的手指

从坟墓抠出的生命

但是九色鹿不是我

摘取火种的不是我

护佑你巍峨健壮的女神不是我

我只是一条随你西去的疏勒河

愈是随你西去

愈是要说话说得更淡

走路走得更轻

在鲜明的反差中与你和谐

当呼吸下沉到你的沙底

会有沙枣花开在我的床上

我就这样一步一步滋润你

一个冬天孵一窝卵石

一个夏天生一片绿洲

这世界

如若没有温柔

一切最生动的脸都将枯萎

日月往西

日月的方向是你的方向

水流往东

水流的方向是我的方向

而我要追随你径直往西去

傅天琳

疏勒河,悲壮的河!在中华大地上,滔滔长江,滚滚黄河,自西向东,百川归海,这构成了中华水系的总走向。也许是疏勒河瞄准了日月的方向,也许是疏勒河不忍看西部的贫瘠、沙漠的荒凉,它竟追寻日月,为西部、为沙漠奋力唱出了一支悲壮的歌!《疏勒河》这首诗,诗人正是根据疏勒河的自然特点:源于青海祁连山麓,流经甘肃西北高原,自东向西,最后消失在新疆东部盐沼,进而创造出一个不随波逐流,不趋势媚俗,不贪图安逸,敢于开拓,勤于追求,勇于牺牲的疏勒河形象。赞颂阳刚之美,是这首诗的一个突出特点。在西部荒原,水都不忍驻足,都顺势往东,真可谓“女子的方向”。但这里生命之火伴随时间的推移而永远延续着,“许多年许多年”,“风为你狂野山为你雄壮”,疏勒河,追随日月西去,在西部荒原上奏起了深沉悲壮的歌。弄羌笛,伴驼队,冬天孵一窝卵石,夏天生一片绿洲,把自己的生命永远献给了西部荒原,这就是疏勒河自我的气质,这就是疏勒河伟大的精神!讴歌追求精神,是这首诗的又一个特点。疏勒河,不顺流而东,却勇敢地追寻日月的方向,在鲜明的反差中与之和谐。天上地下,目标一致,勇于向前,这种赤诚的追求精神,是疏勒河的,也是我们民族的。在艺术上,诗人借助自我的独特感受,把物化的疏勒河当作有灵性的对象来加以勾勒,写它的思维,写它的精神,写它的气质;也写它的追求,写它的欢乐,写它的痛苦。更令人鼓舞的是:在揭示了“水流往东”的共性同时,诗人紧紧把握住疏勒河“追随日月往西而去”的个性,宁可使自己消失在盐沼中,也不愿毫无个性去发展自己。这也许是《疏勒河》的真正意蕴之所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