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 永《煮海歌》宋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煮海之民何所营? 妇无蚕织夫无耕。
衣食之源何寥落,牢盆煮就汝输征。
年年春夏潮盈浦,潮退刮泥成岛屿;
风干日曝盐味加,始灌潮波塯成卤。
卤浓盐淡未得闲,采樵深入无穷山;
豹踪虎迹不敢避,朝阳出去夕阳还。
船载肩擎未遑歇,投入巨灶炎炎热;
晨烧暮烁堆积高,才得波涛变为雪。
自从瀦卤至飞霜,无非假贷充餱粮;
秤入官中充微值,一缗往往十缗偿。
周而复始无休息,官租未了私租逼;
驱妻逐子课工程,虽作人形俱菜色。
煮海之民何苦辛,安得母富子不贫!
本朝一物不失所,愿广皇仁到海滨。
甲兵净洗征输辍,君有余财罢盐铁。
太平相业尔惟盐,化作夏商周时节。
---柳 永

煮海歌,诗篇名。宋柳永作。见元大德年间编修的《昌国州图志》卷六。昌国即今浙江定海,作者曾于此任晓峰盐场监督官。作者目睹盐民痛苦,因作此诗。诗中详细描述盐民煮盐的艰辛,倍受官租私租的重重盘剥。盐民年复一年,“周而复始无休息,官租未了私租逼”;为煮盐,向官府借贷,待盐成,却“秤入官中充微值,一缗往往十缗偿”。因而盐民“虽作人形俱菜色”,揭示盐民痛苦生活。“煮海之民何苦辛,安得母富子不贫”,更深刻揭露官府凶狠剥削盐民的社会现实。最后发出“甲兵净洗征输辍,君有余财罢盐铁”的呼声。全诗铺叙议论结合,一气贯注,结构严谨,语言平易朴实,感情真挚,表现作者关心民瘼、为民请命的思想情感,与其词风迥异。

柳永是北宋早期的著名词人。他的《乐章集》里,大多是写男欢女爱的作品。他的诗流传下来的只有三首,这首《煮海歌》反映了盐民的艰辛生活,深刻地揭露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可以看出,柳永除“偎红依翠,风流事,平生畅”外,还有关心民瘼、为民请命的另外一面。

《煮海歌》层次井然,开头四句领起全诗,先说不事耕织的盐民,以“煮海”为业,引出下面煮盐艰辛的一段;接着再引出盐民在官租私租逼迫下过着苦难生活的一段。最后八句是议论,寓讽谏之意,全诗结构谨严。

柳永担任过浙江定海晓峰盐场的监督官,对盐民生活有所了解,成为他写《煮海歌》的现实基础。在描绘煮盐的艰辛时,柳永用他擅长的铺叙手法,层层展现盐民的劳动过程。潮涨潮落,盐分积淀泥中,盐民匍匐刮泥,堆成“岛屿”,让它风吹日晒。诗人所说“始灌潮波塯成卤”是指淋卤。把含盐的泥块“铺于席上,四围隆起,作一堤垱形,中以海水灌淋,渗入浅坑中”(宋应星《天工开物·作盐》),成为盐卤。然后上山砍柴,不论远近,不避虎豹,早出晚归,船载肩扛,运柴归来,用来熬卤成盐。白花花的盐是盐民经历千辛万苦得来的。清代《如皋县志》曾这样记载盐民之苦:“晓露未晞,忍饥登场,刮泥汲海,伛偻如猪,此淋卤之苦也。暑日流金,海水如沸,煎煮烧灼,垢面变形,此煎办之苦也。”这正是柳永此段诗意的极好注解。

劳动的艰辛还不足以说明盐民的痛苦。他们的痛苦更在于官租私租的重重剥削,因而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虽作人形,面俱菜色。这构成了《煮海歌》的又一重要内容。写艰苦劳动场面,用的是铺叙手法;而接着揭露高利贷盘剥之重,官府赋税之苛,入官盐价之低,触及到封建剥削的实质。作者采用了寓论断于叙事之中的手法。不同的艺术手法,适应不同内容的需要。前者引起对盐民的同情,后者激起读者的不平感。

宋诗喜发议论,《煮海歌》也不例外。“煮海之民何苦辛,安得母富子不贫!”以母子喻政府和人民,正好说明盐在宋代是由官府专卖,低价收购,官府成为盐民最凶狠的剥削者。后二句为盐民请命,祈求朝廷施行仁政,提高盐价,以活民命。由此减少的国家财政收入,只要“甲兵净洗”,去冗兵之弊,就足有余财,尽可罢盐铁之税。诗的最后又寄希望于宰相。像《尚书·说命》所说,治国就像烹饪,宰相即为调味的作料,“若作和羹,尔惟盐梅”。只要宰相得人,恢复“三代治世”是指日可待的。那时,盐民便能安居乐业了。由盐民之苦生发一番大议论,表达了作者的政治见解,卒章显志,体现了曲终奏雅的讽谏之意,体现了对“煮海之民”的深切关怀。

后来元代王冕作《伤亭户》,清代吴嘉纪作《风潮行》,都切实写出了盐民的苦辛。《煮海歌》成了这类诗的先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