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鹊桥仙·梦来双倚》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鹊桥仙

梦来双倚,醒时独拥,窗外一眉新月。寻思常自悔分明,无奈却、照人清切。

一宵灯下,连朝镜里,瘦尽十年花骨。前期总约上元时,怕难认、飘零人物。

词译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

一个人的离开,两个人的孤单,莫言别后苦。有心无人疼,有缘没有分。情的深浅,究竟是敌不过,缘的深浅。

春花秋叶,冷雨凄风,如果可以,再相见,也只是“梦来双倚,醒时独拥,窗外一眉新月”。沉思往事,西风又凉,他,独自走向寂寞的长路。

评析

本篇像是悼亡之作,又像是写给分别十年之久的某一恋人的。风格恍惚隐晦,思绪跌宕跳跃,颇有李商隐无题诗的幽眇朦胧。

“梦来双倚,醒时独拥,窗外一眉新月。”起首三句写从梦中醒来,唯见一弯新月,空寂素寞,而梦中双倚的情景不见了。此处,“梦”与“醒”相对,“双倚”与“独拥”相对,梦中与情人并倚阑干,醒来却独自拥衾而卧,虽不言愁,但愁思已跃然纸上。“窗外”句写醒后的情景,见新月如眉而引起回忆。描摹新月,最为熨帖者,莫过于用“钩”字形容,比如李煜有“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秦观有“又是一钩新月照黄昏”,谢逸有“一钩新月天如水”。但是此处,词人却偏偏不用“一钩”,而是别用“一眉”,这是因为此刻他眼中的新月,已不是新月,而是恋人的弯弯月眉。

“寻思常自悔分明,无奈却、照人清切。”这三句转而痛悔当时、怨恨此际,心绪颇为矛盾——我亦曾寻思,对于往昔情事,自己原本不应该记得这么清楚,若能模糊一些,淡忘一些,也许就不会像今天一样痛苦不堪了。然而月光照得如此清澈,纵欲淡忘也不能啊。“无奈却、照人清切”,此句与前句“一眉新月”暗合,因为他眼中的新月就是伊人的秀眉,所以月光如许,往事亦如许,怎么能反而淡忘呢?

下阕,“一宵灯下,连朝镜里,瘦尽十年花骨”三句是遥想情人的景况。“一宵”并非言只有一宵,而是言每一宵,与“连朝”同义,是说情人年年灯下愁思,对镜含悲。“花骨”,花本无骨,此是虚拟,是以花骨比喻女子弱骨珊珊,容颜消瘦衰老。如宋史达祖《鹧鸪天》:“十年花骨东风泪,几点螺香素壁尘。”十年里,她灯下镜中,郁郁寡欢,鸟啼花怨,能不玉肌瘦损,憔悴消骨么?

最后二句归结到自身。十年来漂泊风尘,形容憔悴,过去与情人常约定在元宵夜相会,将来假如能重见,恐怕她已不认识我这个“飘零人物”了。“前期总约上元时”,若变将来时为现在时,就是欧阳修《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意境,这当然是无限温馨甜蜜,然而“怕难认、飘零人物”一句又道出了如今自己大不如意的怅惘和忧伤,其中既有哀婉的怀思,也有身世之感的隐怨。所谓“飘零人物”,显然是有感慨的,至于感慨为何,读者自可以根据容若身世来揣想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