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柳条边》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柳条边

边墙也。以柳为之,在塞外。

是处垣篱防绝塞,角端西来画疆界。

汉使今行虎落中,秦城合筑龙荒外。

龙荒虎落两依然,护得当时饮马泉。

若使春风知别苦,不应吹到柳条边。

【注释】

柳条边:《柳边纪略》:“古来边塞种榆,故曰榆关。今辽东皆插柳为边,高者三四尺,低者一二尺,掘壕于外,呼为柳条边,又曰条子边。西自长城起,东至船厂止,北自威远堡起,南至凤凰山止,设边门二十一座。”防绝塞:柳条边在当时的主要功能是军事防御,即防边外敌人。角端:弓名,以端牛角为弓,称为角端。此处形容边墙如弯弓般围成疆界。

汉使:此处应是诗人自称。诗人虽是满族人,此处却以中原来的朝廷使者自居。虎落:应是指城防外围所插竹剑、竹签的防御工事,由虎落的陷阱演变而来。这里用虎落代指柳条边。秦城:代指“汉使”由来之城,此处当指北京。龙荒:边远之地。“龙”指匈奴祭天的龙城。饮马泉:在吉林省。性德先人叶赫部世居此地。

【评析】

此亦为怀古诗,寄予了纳兰性德对叶赫家族兴衰的沉思与哀感。康熙二十一年(1682)春天,康熙东巡,出山海关,到清朝的发祥地巡视,祭祀长白山,纳兰性德随行护驾。该诗即写于此行途中。饮马泉是性德祖先叶赫部世居之地,其部族的壮大与灭亡都曾在这片土地上轰轰烈烈地上演。万历四十七年(1619)正月、八月努尔哈赤两次征讨叶赫,叶赫部贝勒金台什被绞死,叶赫部灭亡。金台什正是纳兰性德的曾祖父。性德虽没有亲历叶赫氏与爱新觉罗氏之间的征战讨伐,但天生敏锐多情的他对那段历史必然深有感触。该诗前六句都在评述防御工事,当初长城为防御外族,而当年“龙荒”、“虎落”等边远之地如今已然划进清朝版图,“柳条”、“垣篱”也就失去了原来军事防御的意义,反成历史兴衰的见证,提醒着诗人半个世纪前祖先的辉煌与失败。诗人回到故乡不称主人,反以“汉使”自喻,大有“胜者为王败者寇”的心酸之感,耐人寻味。末二句“若使春风知别苦,不应吹到柳条边”应是诗人联系叶赫氏与爱新觉罗氏先祖的恩怨而抒发感慨,其中“不应”二字也是用意良苦:“言‘春风’若知自己叶赫后代别离故土之苦恨,就不该把自己吹到这里来,言外之意令人深思。”(马迺骝、寇宗基《纳兰成德诗集、诗论笺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