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眼儿媚·林下闺房世罕俦》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眼儿媚

林下闺房世罕俦,偕隐足风流。今来忍见,鹤孤华表,人远罗浮。

中年定不禁哀乐,其奈忆曾游。浣花微雨,采菱斜日,欲去还留。

词译

今夕何夕,月淡风轻。那一段沁人心脾的曲调,永远在琵琶的弦上凝而不发;那一章绝美的诗句,永远在红笺中让人沉醉;那一番闭月羞花的容貌,永远在红烛下动人心魂……那可是京城第一美人,你的心上人吗?今夕何夕,柔云淡月。

你在静默中温馨回望,唯恐今生与她失之交臂,竟许下“山无陵,天地和,乃敢与君绝”的誓言。雪纷纷,比翼齐飞;意浓浓,风雨同舟。今夕何夕,月逝西窗。

再归来,“大堂内春秋帐冷,庭院外海棠凋零”,想当初海誓山盟,看如今劳燕分飞。

曲未终,弦已断,有凰,无凤。步入中年的你,其情何堪?

评析

词人偶至旧日与心爱女子同游之地,却见物是人非,遂怀想万千。这篇即写此种感慨。

“林下闺房世罕俦”,林下,非言山林之下;闺房,弗指女子卧房。林下闺房,是用典。《世说新语·贤媛》中有一则故事:谢遏和张玄各夸各的妹妹好,皆是天下第一。当时有一尼姑,与二人皆识,有人就问这位尼姑:“你觉得到底谁的妹妹更好呢?”尼姑说:“谢妹妹神情散朗,有林下之风;张妹妹清心玉映,是闺房之秀。”此处,词人将林下、闺房并举,毕现伊人的风致绝伦、不同凡响。

夸赞完心爱女子后,词人接下来便说:“偕隐足风流。”偕隐,指夫妇相携隐居,用的是东汉鲍宣桓少君夫妇同归乡里的典故。(详见《后汉书》)既然心上人是林妹妹、张妹妹一般的人物,那么若能与此女子结为夫妇,一起隐居,待老终身,岂不是人生快事?

然而那只是美好的愿望,如烟似梦。“今来忍见,鹤孤华表,人远罗浮。”此三句,词人联用事典,抒写伊人已逝的怅然之情。“鹤孤华表”,据《搜神后记》,辽东人丁令威在灵虚山学道成仙,后化鹤归来,落于城门华表柱。有少年想射它,鹤说:“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后以鹤归华表比喻去世。罗浮,即罗浮山。据唐柳宗元《龙城录》,隋时赵师雄迁罗浮,日暮于林间酒肆旁,见一美人淡装素服出迎,与语,芳香袭人。因与酒家共饮。雄醉寝,及至酒醒,始知身在梅花树下,美人已去,雄惆怅不已,才知是遇上了梅花神。词人两番用典,写爱人故去,先前种种良愿,诸般美好,皆似醉酒之后的南柯一梦。

过片转写如今中年的哀伤。“中年定不禁哀乐”一句,用谢安事典。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谢太傅语王右军曰:‘中年伤于哀乐,与亲友别,辄作数日恶。’”翻译成现代汉语即是:人到中年,很容易感伤。每每和亲友告别,就会难受好几日。词人言“中年定不禁哀乐”,实际上正是“中年伤于哀乐”的另一种表达,添一“定”字,似是强调。紧接一句,“其奈忆曾游”,伤感无奈之下,他不由得回想起当年和伊人一起游玩的情景。

何种情景?“浣花微雨,采菱斜日。”微雨洗涤花树,夕阳之下,水边采菱,诸般情形,皆同往昔。但是物是人非,佳景虽常在,丽人却永逝。所以,词人在旧地徘徊流连,将去却难以离去。这也就是最后一句的“欲去还留”。不忍触及旧痛,故曰“欲去”;不能忘记旧情,故曰“还留”。词人缅怀之情,缱绻缠绵,如江水滔滔,如琴音绕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