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浣溪沙·五字诗中目乍成》诗词赏析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纳兰词·浣溪沙

五字诗中目乍成。尽教残福折书生。手裙带那时情。别后心期和梦杳,年来憔悴与愁并。夕阳依旧小窗明。

词译

在那首互通情意的五言诗中,你们的目光,平平仄仄,押韵完美。

你说,从你到她,相爱只有一盏月光的距离。她静默着。微笑,成双成对地,开遍她那诱人的嘴角。从此,小径上长出串串的脚印,月光播下长长的身影。

你们钻进两只蝴蝶的故事里,成为主角。那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夕阳已经备好一把离别的刀。而离别后,你的忧愁,长成了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评析

这首词写别后相思。

上阕写追忆往日的恋情,写的也是初恋情态。“五字诗中目乍成。”想想你我互赠五言诗文,刚刚通过眉目传情而结为亲好的那时候,该是多么甜蜜!“目乍成”用了一个古老而浪漫的典故。《楚辞·九歌·少司命》曰:“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朱熹注为:“言美人并会,盈满于堂,而司命独与我睨而相视,以成亲好。”古代男女之间,禁忌甚多,遂有琵琶传幽情,锦字寄相思,不过最令人心旌摇荡的莫过于这眉目传情,秋波暗送了。接下来两句就要说心心相印后的幽会了。因为是私定终身,没经媒婆之言,所以两人亲昵的时间很短暂,这心中的幸福感自然也很短暂。所以两人就要加倍珍惜,“尽教”二字即是言此,这是对幽会中男女双方心理的描绘。“手挼裙带那时情”一句则是对幽会中女子神态的细节描绘。少女默默无语,纤手轻捻裙带,潜藏心底的深情却已一泄无遗。上阕用了两个细节描写,便刻画出当日相恋的幸福情景,其结句尤为鲜活动人。

下阕写今日的相思。“别后心期和梦杳”,一个“别”字将时间从幸福美好的当时,拉到倍添相思的如今。自离别后,心心相印的情话,白头偕老的誓言已经变得和梦一样渺茫遥远了。而一个“杳”字,诠释了离别的黯然销魂。这样,“年来憔悴与愁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古代诗人、词人写自己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多用婉转之笔,比如《古诗十九首》有“相去日以远,衣带日以缓”,贺铸有“憔悴几秋风”(《小重山》),柳永有“衣带渐宽终不悔”(《蝶恋花》),赵汝茪有“罗裙小。一点相思,满塘春草”(《摘红英》),但是纳兰并没有如此委婉而出,而是直抒其怀,毫不隐曲。这也可以说是纳兰自遣之词的特点之一。结句“夕阳依旧小窗明”出之于景语,余有不尽之意。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