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评说】

此词佳处,全在一片兴到口吻,自然而洒脱,自然而磊落无限也。兴致既高,复微有豪放之意味,所以拔女子之气质出乎群外,而见异样之妩媚姿态,固不仅仅在容貌作意之间也。“常记”,佳事也,“沉醉”,佳致也,“兴尽”,佳情也,“藕花”、“惊起”,佳景也,情与景宛然若画,思与致仿佛仍醉,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我中有物,物中有我,一种天机淋漓之气,不可拟也。古今词家多注目“应是绿肥红瘦”一阕,而不知“误入藕花深处”之佳,诚为偏爱已甚矣。两相对比,应之女子,两种生活之境界,固以是为尤胜,何尝以巧思为略擅哉!

此作恰如画境,而能叙事,且有细节,情趣、姿态、动作,宛然在目,短篇如此,可称杰作。所写为济南山水,济南一地,名泉众多,今之历下、章丘皆是也。若华不注周遭,古代尝为连片之湖泊,今则不见矣。余在济南六年,名泉多所亲至,李易安此作之风味,读之颇感亲切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