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故太子太师徐公挽歌四首》原文、注释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8-28 11:17:05

故太子太师徐公挽歌四首

其一

功德冠群英,弥纶有大名。

轩皇用风后,傅说是星精。

就第优遗老,来朝诏不名。

留侯常辟谷 ,何苦不长生。

【校】

①常,一作“尝”。

【注】

徐公: 刘昫《唐书》:“天宝八载闰六月戊辰,太子太师徐国公萧嵩薨。”

挽歌: 《杜氏通典》:“汉高帝时,齐王田横自杀,其故吏不敢哭泣,但随柩叙哀。而后代相承,以为挽歌,盖因于古也。”李周翰《文选》注:“使挽柩者歌之,因呼为挽歌也。”

风后: 《帝王世纪》:“黄帝梦大风吹,天下之尘垢皆去。帝悟而叹曰:‘风为号令执政者也,垢去土,后在也,天下岂有姓风名后者哉?’于是依占而求之,得风后于海隅,登以为相。”

傅说: 庄子》:“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

就第: 《汉书》:“鸿嘉元年,张禹以老病乞骸骨,上加优再三,乃听许,赐安车驷马,黄金百斤,罢就第,以列侯朝朔望。”宋祁《唐书》嵩本传:“帝委嵩择相,嵩推韩休。及休同位,峭正不相假,至校曲直帝前。嵩惭,乞骸骨。帝慰之曰:‘朕未厌卿,何庸去乎?’嵩伏曰:‘臣待罪宰相,爵位既极,幸陛下未厌,得以乞身。有如厌臣,首领且不保,又安得自遂?’因流涕。帝为改容曰:‘卿言切矣,朕未能决。第归,夕当有诏。’俄遣高力士诏嵩曰:‘朕将尔留,而君臣谊当有始有卒者。’乃授尚书右丞相,与休皆罢。”

不名: 《汉书》:“高皇帝褒赏元功,相国萧何邑户既倍,又蒙殊礼,奏事不名,入殿不趋。”

留侯: 《史记》:“留侯曰:‘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乃学辟谷,导引轻身。”刘昫《唐书》嵩本传:“嵩性好服饵,及罢相,于林园植药,合炼自适。”

其二

谋猷为相国,翊赞奉乘舆

剑履升前殿,貂蝉托后车。

齐侯疏土宇,汉室赖图书。

僻处留田宅,仍才十顷馀。

【校】

①赞,一作“戴”。乘,《文苑英华》作“宸”。

【注】

谋猷: 《书·君陈》:“尔有嘉谋嘉猷,则入告尔后于内,尔乃顺之于外,曰:斯谋斯猷,惟我后之德。”又《文侯之命》:“越小大谋猷,罔不率从。”

乘舆: 贾谊《新书》:“天子车曰乘舆。”《十六国春秋》:“天子以四海为家,故行曰乘舆,止曰行在。”《唐六典》:“凡夷夏之通称天子曰皇帝,服御曰乘舆,行幸曰车驾。”

剑履: 《史记》:“于是乃令萧何赐带剑履上殿,入朝不趋。”《隋书·礼仪志》:“大臣优礼,皆剑履上殿。”

貂蝉: 《后汉书》:“侍中、中常侍加黄金珰,附蝉为文,貂尾为饰。”章怀太子注:“应劭《汉官》曰:‘说者以金取坚刚,百炼不耗,蝉居高饮洁,口在腋下,貂内劲捍而外温润。’因此物生义也。”《隋书·礼仪志》:“貂蝉,按《汉官》:‘内侍金蝉左貂,金取刚固,蝉取高洁也。’董巴《志》曰:‘内常侍,右貂金珰,银附蝉,内书令亦同此。’今宦者去貂,内史令金蝉右貂,纳言金蝉左貂。开皇时,加散骑常侍在门下者,皆有貂蝉。”《唐六典》注:“贞观初,置散骑常侍二员,隶门下省;明庆三年 ,又置员外隶中书省,始有左、右之号。并金蝉、珥貂,左散骑与侍中左貂,右散骑与中书令右貂,谓之八貂。”

托后车: 魏文帝《与吴质书》:“从者鸣笳以启路,文学托乘于后车。”刘良注:“托,附也。”

齐侯: 按春秋,齐国属青州,不属徐州,而唐之徐州彭城郡又是宋地,非齐地。右丞用“齐侯”字未详。

疏土宇: 《汉书·黔布传》:“疏爵而贵之。”张晏注:“疏,分也。”《后汉书·黄琼传》:“大启土宇,开地七百。”

图书: 《汉书》:“沛公至咸阳,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萧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沛公具知天下阨塞、户口多少、强弱处、民所疾苦者,以何得秦图书也。”

田宅: 《汉书》:“萧何买田宅,必居穷僻处,为家不治垣屋,曰:‘令后世贤,师吾俭。不贤,毋为势家所夺。’”

其三

旧里趋庭日,新年置酒辰。

闻诗鸾渚客,赋献凤楼人。

北阙辞明主 ,东堂哭大臣。

犹思御朱辂,不惜污车茵。

【校】

①阙,顾可久本、《文苑英华》俱作“首”。

【注】

鸾渚客: 傅咸诗:“双鸾游兰渚。”刘昫《唐书》嵩本传:“嵩子华,时为工部侍郎,衡以主婿三品,嵩皤然就养十馀年,家财丰赡,衣冠荣之。”

凤楼: 《列仙传》:“萧史者,秦穆公时人也。善吹萧,能致孔雀、白鹤于庭。穆公有女字弄玉,好之,公遂以女妻焉。日教弄玉作凤鸣,居数年,吹似凤声,凤凰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夫妇止其上,不下数年,一旦皆随凤凰飞去。”《唐书·公主列传》:玄宗女“新昌公主下嫁萧衡”。

北首: 《礼记》:“故死者北首,生者南乡。”孔颖达正义:“体魄降入于地为阴,故死者北首,归阴之义。”

东堂: 《杜氏通典》:“挚虞《决疑注》云:‘国家为同姓王公妃主发哀于东堂,为异姓公侯都督发哀于朝堂。’”《北史》:“魏晋以来,亲临多阙,至于戚臣,必于东堂哭之。”

污车茵: 《汉书》:“丙吉为丞相,驭吏嗜酒,数逋荡,尝从吉出,醉欧丞相车上。西曹主吏白欲斥之,吉曰:‘以醉饱之失去士,使此人将复何所容?西曹第忍之,此不过污丞相车茵耳。’”

其四

久践中台座,终登上将坛。

谁言断车骑 ,空忆盛衣冠。

风日咸阳惨,笳箫渭水寒。

无人当便阙,应罢太师官。

【校】

①言,《文苑英华》作“将”。

【注】

中台: 《晋书·天文志》:“三台六星,两两而居,起文昌,列抵太微。一曰天柱,三公之位也。在人曰三公。在天曰三台,主开德宣符也。西近文昌二星曰上台,为司命,主寿。次二星曰中台,为司中,主宗室。东二星曰下台,为司禄,主兵。”

上将坛: 刘昫《唐书》嵩本传:“开元十五年,凉州刺史、河西节度王君恃众每岁攻击吐蕃。吐蕃大将悉诺逻恭禄及烛龙莽布支攻陷瓜州城,执刺史田元献及君父寿,尽取城中军资及仓粮,仍毁其城而去。又攻玉门军及常乐县。无何,君又为回纥诸部杀之于巩笔驿,河、陇震骇。乃以嵩为兵部尚书、河西节度使,判凉州事。嵩乃请以裴宽、郭虚己、牛仙客在其幕下,又请以建康军使,左金吾将军张守珪为瓜州刺史,修筑州城,招辑百姓,令其复业。时悉诺逻恭禄威名甚振,嵩乃纵反间于吐蕃,言其与中国潜通,赞普遂召而诛之。明年秋,吐蕃大下,悉末朗复率众攻瓜州,守珪出兵击走之。陇右节度使、鄯州都督张志亮引兵至青海西南渴波谷,与吐蕃接战,大破之。八月,嵩又遣副将杜宾客率弩手四千人,与吐蕃战于祁连城下,自晨至暮,散而复合,贼徒大溃,临阵斩其副将一人,散走山谷,哭声四合。露布至,玄宗大悦,乃加嵩同中书门下三品,恩顾莫比。十七年,又加兼中书令。自十四年燕国公张说罢中书令后,缺此位四年,而嵩居之。常带河西节度,遥领之。”

笳箫: 曹植《与吴质书》:“觞酌陵波于前,笳箫发音于后。”

太师: 《宋书》:“太师、太傅、太保,是为三公。论道经邦,燮理阴阳,无其人则阙。”《唐六典》:“太师、太傅、太保,非道德崇重则不居其位,无其人则阙之。”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