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叹白发》人生如客,过往欢愉之事不再的伤感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4-28 08:38:59

叹白发

我年一何长,鬓发日已白。

俯仰天地间,能为几时客。

惆怅故山云,徘徊空日夕。

何事与时人,东城复南陌。

【注释】

[7]卢象集中亦载有此首作品,今依清人赵殿成注本,归为王维之作。

旨要

本诗借由感叹鬓发日白,引申出人生如客,过往欢愉之事不再的伤感。

赏析

王维的诗一般给人的感受都以平淡、恬适和自然神韵为主,其中尤其以自然神韵的作品,在后来中国古典诗的理论中,成了很重要的范例依据。譬如宋朝严羽在所著的《沧浪诗话》中强调以禅论诗的“妙悟”,并且认为“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的理论;清朝王士祯所提出的“神韵说”,认为诗作要含蓄高妙,含有不尽的言外之旨,方为佳作。诸如上面严羽和王士祯等人,在提出他们的“妙悟”和“神韵”理论时,王维的诗作都成了重要的论述指标和范例依据。由于这些理论成功地塑造了王维在中国文学史中的形象,使得一般人只要想到王维,脑海中所浮现的便是一幅优雅、从容且精致的生命形象,在这幅生命形象中,王维没有一般人的愁苦和烦恼,因为他已把这些恼人的情绪,从他的心灵中过滤升华掉了。

但是不要忘了,王维和我们一样,也只是个凡人,凡人心中所有的喜怒哀乐之情,所有对于生命短暂、年华逝去和容颜衰老升起的无奈感伤,王维也都同样会感受得到,只不过王维比较会自我调适和隐藏而已。以这首《叹白发》的作品内容来看,就是最好的见证。

本诗一开始,王维就以“我年一何长,鬓发日已白”两句,来描述出自己对于年华老大,鬓发渐白的无可奈何,顺便带出对于生命短暂的感叹。“我年一何长”一句,写出王维对于年纪老大、岁月飘逝的不可置信感。红颜少年的形象仿佛昨日一样,仍然历历在目,如何就消失不见了呢!如今呈现在眼前的王维,只有双鬓日渐花白的发丝。我们可以说“我年一何长”,是对时光消失的不可置信,而“鬓发日已白”则是对时光消失的无奈和承认。这种情绪的反应,和我们一般人不是非常接近吗?由于我们每个人每天都看着自己和面对自己,因此对于自己每天的些微变化是察觉不出来的。如此天天积累、月月积累、年年积累,突然有一天在早上照镜之时,发现头上或发边出现了白发。咦!怎么会呢!自己明明觉得每天都没有什么变化啊!为什么头上或发边会突然长出了白发呢?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自从第一次发现白发以后,这些白发好像有感染性似的,不需多长的日子,很快就会把更多的头发染成白发。这些过程和感慨,不就是王维这两句“我年一何长,鬓发日已白”诗的含意吗!

在对时光消失的无奈和承认之后,王维接下来所写的“俯仰天地间,能为几时客”两句,便进一步点出,人生在世有如过客一般的短暂,能有多久多长的岁月和年寿呢?“俯仰天地间”一句,是透过人在天地间活动和止息的情况,来比喻人在世间的岁月。由于人生难免于一死,却没有人能预知自己的死日,于是在世间存活的时光,就有如来世间作客一般的短暂,随时都有离开人世的可能,因而说“能为几时客”。这两句的含意,正是接续上两句对时光消失的无奈和承认的感伤而来的。

在承认自己年纪渐长,鬓发日白的衰老,又面对生命不能永久的事实,更使王维内心升起一股无奈的悲伤。于是接下来的“惆怅故山云,徘徊空日夕”两句,便写出处于这种无奈情怀中的王维,面对熟悉的故山情景,也只能徒呼负负而终日徘徊而已。面对故山云何以会出现惆怅之情?就是因为明白并承认生命不能永久的事实,于是再美好的故山情景,也终必有离去的时候,心中自然便生出眷恋难舍又不得不舍的惆怅情怀。“日夕”是指白天和夜晚,在这里是形容面对熟悉的故山情景,只能徒呼负负而不分日夜的无奈徘徊。这种眼看生命时光从自己身上一点一滴的逐渐消失的恐惧,王维表达得非常传神。在这种心境下的王维,于是写出了“何事与时人,东城复南陌”的句子,作为本诗的结束语。岁月一去不再复返,何时能够再与他人,同作东城、南陌欢乐之游,恐怕是难以实现的愿望了。本诗借由感叹鬓发日白,引申出人生如客,过往欢愉之事不再的伤感,表达出王维生命的另一种面貌。在这种面貌中的王维,虽然没有那种从容优雅的潇洒,但是却呈现出一般人对于生命消失那种无奈的真实,让我们有更贴近王维的感觉​​。

也许有人会觉得奇怪,一向让人觉得从容优雅的王维,怎么会写出像《叹白发》这样的作品!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王维年轻时,是非常崇尚功名的,我们来看他所写的另一些作品:

吹角动行人,喧喧行人起。笳悲马嘶乱,争渡金河水。日暮沙漠垂,战声烟尘里。尽系名王颈,归来报天子。(《从军行》)

十里一走马,五里一扬鞭。都护军书至,匈奴围酒泉。关山正飞雪,烽火断无烟。(《陇西行》)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少年行》四首之一)

诸如此类的作品,都显示出王维的一生,并不只存有从容优雅的潇洒形象,也具有建立功名的壮烈志向。王维自己在中晚年的作品中,也有谈到自己年轻时崇尚功名的事,譬如他在《赠从弟司库员外综》一诗中说:“少年识事浅,强学干名利。”《谒璇上人》一诗中说:“少年不足言,识道年已长。事往安可悔,余生幸能养。”从这两首作品的部分内容来看,可见王维自己也承认,年轻时是崇尚功名的。因此,在王维的作品中出现《叹白发》之作,一点也不足为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