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作者:李白 栏目:李白诗集 2020-02-13 22:32:15

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李白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诗作于乾元二年,诗人长流夜郎遇赦还武昌时,玩味此诗,有一种痛定思痛地回忆过往的情绪。

汉代贾谊因有革新政治的才具而受文帝倚重,将委以公卿,却为当时权贵排斥,谗以“洛阳之人,少年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而被外放为长沙王太傅,作了“迁客”(贬谪之人)。李白引贾谊自喻,就近言之,是为自己受永王谋逆事件牵连长流夜郎而发;就远言之,还兼包天宝初待诏翰林而终被赐金还山之事,自那以后,他即有“汉朝公卿忌贾生”之叹。“一为迁客去长沙”,十五年过去了,唐王朝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故,回思往事,恍如隔世。一向就深憾“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的诗人,而今“西望长安”,更有说不出的悲哀,其“不见家”云云,实有一种政治上归宿无依之感。

后二句似忽然撇开感慨,只就眼前情景写来,乍看不过是直赋“听黄鹤楼上吹笛”之事,其实语意“活相”(《梅崖诗话》),足以启发读者想象。首先,听笛的地方是“黄鹤楼中”,这里有一个“昔人已乘黄鹤去”的传说,最易动伤逝与离别之情。笛曲《梅花落》就与离别情思有关。高适《塞上听吹笛》“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即其例。“江城五月落梅花”,亦将曲名活用,造成虚象,远不止笛满江城的字面意义。江城五月不应落梅,五月落梅犹如六月飞霜一样是异常情事,如无感天动地之怨苦何以致之!

全诗就通过如此空灵的抒情写景,将诗人怀恋故国的情绪和政治上屡遭打击的悲哀交织而出,感人至深。虽然悲苦,却又毫无龌龊寒俭之态,依然是挥斥飘逸,气象昂扬。故谢榛《四溟诗话》云:“作诗有三等语:常上语、堂下语、阶下语,知此三者可以言诗矣。凡上官临下官动有昂然气象,开口自别。若李太白‘黄鹤楼中吹玉笛,五月江城落梅花’,此堂上语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