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炯《答张种书》原文,注释,译文,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摘要:沈炯:答张种书 沈炯若乃三江五湖,洞庭巨丽,写长洲之茂苑,登九曲之层台,山高水深,云蒸雾吐,其中之秀异者,实虎丘之灵阜焉。冬桂夏柏

沈炯:答张种书

沈炯

若乃三江五湖,洞庭巨丽,写长洲之茂苑,登九曲之层台,山高水深,云蒸雾吐,其中之秀异者,实虎丘之灵阜焉。冬桂夏柏,长萝修竹,灵源秘洞,转侧超绝,远涧深崖,交罗户穴。

这段写景文字,是南朝文学家沈炯答友人张种书的残篇。虽是残篇断简,却鲜明地勾画出以灵阜虎丘为中心的太湖周围景致。

位于苏州阊门外的虎丘山,一名海涌山,向有“吴中第一名胜”之誉。张种曾在《与沈炯书》中描绘说:“虎丘山者,吴岳之神秀也。虽复峻极异于九天,隐磷殊于太一,衿带城旁,独超众岭,控绕川泽,颐绝群岑。若其峰崖刻削,穷造化之瑰诡;绝涧杳冥,若鬼神之仿佛。”为给张种复信,沈炯写了这篇《答张种书》。他在信中所强调的是虎丘的“秀异”之美,而张种强调的是它的“神秀”之美。

沈炯不象张种那样仅仅从正面去刻画虎丘的形神风貌。他采取的是一种烘云托月似的笔法,首先铺叙虎丘所在的大环境,即太湖一带的湖光山色、古苑高台。吴淞江、钱塘江、浦阳江周流环绕,五湖(即太湖)浩渺无垠。洞庭山瑰伟秀丽,长洲茂苑草木繁荣,姑苏台巍然耸立。这“山高水深,云蒸雾吐”的奇绝景物,其实都是突现虎丘的铺垫和映衬。所谓“其中之秀异者,实虎丘之灵阜焉”,这才是这篇短文的龙睛。

至于有关虎丘“秀异”的具体特征,沈炯则抓住山间几个富于特征的景观,排比铺陈,对照描写。岭表生长着冬夏长青的桂树、柏树和摇曳多姿的“长萝修竹”;山坳中奇异的泉源和神秘的洞窟,曲折回环,有超凡绝俗的幽韵;深远的涧水和悬崖,彼此掩映,交相错落。此处以下,或有缺文,但仅此数笔就已足见虎丘清秀独特的姿容了。

沈炯在梁陈二代,以“劝进三表”闻名当世,他留给后世的山水之作寥寥无几。然而,此文流丽晓畅的语言、清新淡雅的笔调,似乎已足以见出他的文学风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