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与实

作者: 来源:

名与实

粪总是粪,蛆总是蛆。就是我们以较善的名称给它们——就是我们称“粪”为“金饼”,称“蛆”为“银龙”——它们仍旧是臭的,仍旧是浊的。换句话说,名与实互相连贯,不能分离;美的名称决然不能改善恶的物质。

人类(实)虽然不是物质,但荣誉(名)也不能改变我们的性情。某甲是天生的一个强盗,你称他“豪士”,呼他“先生”,有什么用呢?他依然明劫暗偷,敲竹杠,刨黄瓜系杭州俗语,意与“敲竹杠”相近。,无所不为。他固然常常入庙进香,祈求后福;他又结交士绅,换帖子,拜兄弟,求取荣誉。他的后福,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我不知道;不过,他的荣誉,我知道他一定是求不到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美质,哪里能够把美名附上去呢?恶人哪里能够得到荣誉呢?

但是世上的恶人,一定想得荣誉。那种喜得荣誉的恶人,好比饥饿之人,不去求饭吃,不去买柴买米,而向朋友借新帽、新鞋、新衣服,想穿了在路上东跑西跑地出风头——岂不傻么?诗曰:

肚皮最要紧,

衣服比较轻。

为何不务实?

愚哉贪虚荣!

我们最好不求名誉,不引人称赞。古时快乐派(哲学家)的格言是:隐匿自己。这四个字劝人不求虚名,劝人不以公事烦身;虽然有些消极,然而也有哲理。

原载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新中国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