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文显·癌症与谎言

作者: 来源:

顾文显·癌症与谎言

顾文显

“四人帮”倒台后,我们那边还有路线教育工作队,他们把大队会计整了七个月,整出贪污七千元的“战果”,还在全市通报,当时我当小学教员兼小队会计,很懂账目,只用了六个下午,便把那七千元贪污额推翻了六千二百多,吓得工作队长不让我插手。此后我挨了一年整,但我账目清,他们奈何不得,最后只好收兵。

这件事给我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二小队姚会计,彼此欣赏对方有正义感,相处得如亲兄弟一般。后来,他摔了一跤,脑袋疼,颧骨处凸起一个包,疼痛难忍。去市里看了多次,无效,医生说,怕不是好东西(指癌),到省里看看吧。那时我调到市群众艺术馆工作,见姚大哥病成这样,便借了钱,陪他去长春看病,临走时,嫂子暗暗嘱咐我:“你大哥心窄,万一看出是绝症,千万瞒住他,不的话,怕要扔在长春了。”我暗暗上了心。

一路上,我尽买好吃好喝的,哄他开心,到了省医院,盼到一个专家、教授亲自出诊的日子,我领他去看病。事先,为了麻痹他,我与他喝酒谈天时,把肿瘤跟癌区别开来,说肿瘤恶性的厉害,要手术的,因为我知道农村人怕癌,却不知恶性肿瘤是何物。

看了片刻,姚大哥出来:“兄弟,大夫让你进去一下。”我的心咯噔一家伙,不祥之兆,大夫找我干吗?

老大夫对我说:“你哥那病,是恶性的。这样,先化验化验再说。”

化验室外的走廊里光线特暗,抽完血,我把姚大哥送到楼上,骗他说,医生让他在二楼等,我怕他看到结果。安排好后,我怀着焦急而沉痛的心情,去化验室外候着,心里还要酝酿一个个方案,癌症十有八九,我得设法瞒住他!

化验室特忙,几番进去催问都被人家赶了出来。我正焦急呢,忽然对面一个房间里水龙头鼓了,满走廊是水,整个楼层顿时大乱。我好奇地挤过去看热闹,正在这时,耳朵里听到一声“姚忠林——”,我知道出了结果,一扭头,坏了,姚大哥等急了,下来问呢,听到女护士喊他的名,就说:“我是。”伸手接了过去!

我顾不得走廊里有水,“叭叭叭”地跑过去一把将化验单抢回手中,只瞥了一眼,便揣进上衣兜里,说,“走,找大夫看去,它写的英文。”

只瞥那一眼,我从头凉到脚跟: 化验单上盖着一个长方形大戳,5个字:“找到癌细胞。”

我恨不得找到那个女护士,扯腿劈了她!这样残忍的事实,怎好随便交给患者本人,若不是我手疾眼快,后果不堪设想!

结果我都料到了。当我把姚大哥哄在门外,单独去找那老大夫时,他看了看,说:“赶快回去,最多两月,过不去阳历年。你到纽约去,也没治。”

我强作镇静拉着他回了旅店,说:“教授让我明天看结果呢,我自个儿去就行。”这天我们又是吃得相当好,我知道他的时日不多,所以特舍得花钱。

第二天,我冒着刺骨寒风在长春转,终于在一家药店买到一种小粒儿补脑药,药片上没任何文字,我又买了一些白纸药口袋,把那瓶药分份儿包装好。回到旅店,我皱着眉头。姚大哥问我:“怎么样?”我说:“不太好,大哥,大夫说你这瘤里有癌细胞,假如心情不好,只能活三年啦,就是心情好,六七年也还得送命,幸好他们才研究出这一种新型抗癌药,说让你回家吃了试试,有效,接着吃,也许能把癌细胞全部杀死,那样就没事了。”

我知道姚大哥心眼特多,若说:“你没事儿,很快就好。”他准会识破我的谎言,这么把事实缩小讲出来,他果然上当,兴高采烈地吃了两条鸡大腿和一些酥饼,并说:“还有三年?那我的小瞎女儿也长大了,没心事喽。”

安安全全把姚大哥送回家,他的精神一下子好起来,与去省城前判若两人,吃完饭,干些轻微劳动,他的一只眼已失明,仍然乐观地说:“什么三年?我一使劲,备不住赖过去了!”

一月末,姚大哥打发他儿子送来一些礼品,并邀我去喝了好几次酒,他对家里人说,就想小顾,等病好了,到市里找个打更的活儿干。

姚嫂子也感谢我,说:“小顾就是机灵,换个别人,老姚回不来的,年更甭想过去。只是让你花那么多的钱,啥时能还上?”我十分激动地说:“再提那笔钱,咱立即断交!”

旧历正月十三,我出门归来,山里派人捎信已两天了,说姚大哥生命垂危,想我。我脑袋登时大了一圈,连夜赶去那里。

姚大哥已瘦得不忍触目,整个脸上只有那红鲜鲜的肿瘤特别刺眼,昏死过去几次了,听说我来了,他抓住我的手,好久,睁开那只能视物的眼,说:“兄弟,你可来了!”

他示意别人出去,只留下嫂子和我。然后,姚大哥使劲握了握我的手,说:“兄弟,我对你不住,大哥实在挺不住了!”

停了好久,他积了点精神,道:“化验单一到手,我就看见了那印戳,知道完了。我看见你压着悲痛演戏,你知道我多难受!我想,一定硬挺着,为我的好兄弟,挺。挺过阳历年,挺。挺过阴历年,还挺。我想坚持到春暖花开让你高兴,可是不行了……”

我大吃一惊,嘴张开半天没合上!姚大哥原来早知道了结果,只是为报答我的一片情意,他硬挺过来这么多天,临终前,又直坚持到我出差回来!

当晚,我抓住姚大哥的手,直伴他到生命最后,而他再也没开口说话,甚至没有呻吟。事后据嫂子说,我没来之前,他常常痛得大吼大叫……

至今我仍旧时常忆起那位坚强朴实的大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