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宋词名句鉴赏

作者:张安 来源:原创

月满西楼凭阑久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名句的诞生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1帐饮2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3​‍‌‍​‍‌‍‌‍​‍​‍‌‍​‍‌‍​‍​‍‌‍​‍‌​‍​‍​‍‌‍​‍​‍​‍‌‍‌‍‌‍‌‍​‍‌‍​‍​​‍​‍​‍​‍​‍​‍​‍‌‍​‍‌‍​‍‌‍‌‍‌‍​。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4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雨霖铃

完全读懂名句

1、都门:京城门外。2、帐饮:道路旁设棚帐、备酒食以饯行。3、凝噎:声音似断若续。4、楚天:指楚地。今湖南、湖北一带均属楚地。

深秋的蝉声,对着傍晚的长亭,叫得凄凉急促,急骤的阵雨刚刚才停。在这京城门外设帐饯行,却毫无情绪,想要多留恋一会儿,船已赶着出发。两人的手紧紧握着,满眼泪水相对望,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全部哽咽在喉中。想着这次远去,沿着滔滔千里江水,直到那暮晚云气弥漫的南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悲伤,更何况还在如此凄冷的深秋时节。今晚酒醒之后,不知我人到了哪里,也许是种满杨柳的岸边,那里有不停吹来破晓前的冷风,以及即将落下的月亮。如今一别,可能漫长数年,就算遇到良辰美景,对我也形同虚设。纵使我心中再有千种风流情意,又可以向谁诉说?

名句的故事

《雨霖铃》为柳永从京城开封离开,准备前往南方上任新职时,相知女子在京城道外为他搭帐设席饯别。天生多情的词人,有感而发,写下了这阕堪称其词的代表佳作。

全词主写离别不舍。上片依次描述离别当下周围的场面情景,以及两人的动作情态,词人掌握所有细部情节,宛如一出连续剧的文字演出,最末“暮霭沉沉”也意味着未来前途的茫茫。下片则接承上片,词人甫与心上人分别,情思不免澎湃激动,省悟人生最悲伤的,莫过多情人的离别,且想象自己醉酒醒来,兰舟临靠杨柳岸,晓风吹拂,月也即将落下,从今而后,任何良辰美景,对他已毫无意义,因为潜伏内心的款款深情,自今宵一别,再也无人表诉。其中“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之所以被后人推为千古佳句,在于作者点染出虚实相生、情景交融,仿佛置身一处凄清冷落的意象空间,使人与他一同感受离别的沉重悲苦,以及孑然一身的孤独。

柳永《雨霖铃》刻画人心入微,广受众人喜爱,甚至还蔓延到本应六根清净的佛门子弟,据南宋人释普济编写的一本关于中国佛教禅宗史的《五灯会元》,内容提到,曾在邢州(今河北邢台)开元寺修行的法明上座,平时不但嗜酒,也喜欢吟唱柳永的词,临终之前,摄衣就座,念出一首偈语:“平生醉里颠蹶,醉里却有分别。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后半段全出自《雨霖铃》,虽不知这位佛门中人修习佛法的高下如何,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对柳永的词,不仅只是熟悉与爱好,最后还把它作成自己临终偈语,相伴进入天堂。

历久弥新说名句

柳永《雨霖铃》下片“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之句,也许真是红透半边天,引来代表士大夫雅词的大学士苏轼,想和代表民间鄙俚之词却能传遍大街小巷的柳永,互相较劲一番。南宋文人俞文豹的笔记集《吹剑录》记载了这一则故事,话说苏轼底下有一位善于讴歌的幕僚,苏轼想知道自己与柳永的词,到底谁写得好;这个幕僚回答,柳永的词只适合十七八岁姑娘,拿着红牙板,细声轻唱“杨柳岸、晓风残月”,至于苏轼的词,则须关西大汉,用铜琵琶、铁拍板,大喊着“大江东去”。苏轼听完幕僚的分析,不禁绝倒大笑。两人词风本不相同,柳词婉约,苏词则豪放,相较之下,似乎也并没有占到上风。

柳永虽才华洋溢,却因其词广在歌坊酒肆流传,加上用词遣字趋于狎艳,使得自视正统的文人几乎都瞧不起柳永,甚至不愿与他的名字挂在一起,觉得是一种侮辱。如南宋人曾慥《高斋诗话》记录苏轼与其门下弟子也是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两人别后再见时的一段对话;苏轼问秦观怎么开始学起柳永作词,听得秦观气愤不平,矢口否认说:“某虽无学,亦不如是。”意指自己就算不学无术,也绝不屑学柳永。可见当时自视甚高的士大夫层级,对柳永的成见有多么深。

清代文学家王士祯作过一首七言绝句《真州绝句》,末两句为“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诗中所指“仙掌路”,位于真州(今江苏仪征)之西,地名为仙人掌,相传是安葬柳永所在地,宋人笔记书多记柳永去世后的每年清明,曾受过他关照的妓女们总会聚集来此,祭吊她们毕生怀念的“柳屯田”;王士祯在诗里意指那位写过赫赫有名“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大词人,如今他的坟前又有谁来凭吊?充满昔盛今衰的感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柳永《雨霖铃》所写“晓风残月”一词,俨然与词人合而为一,划同等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