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乌丝画作回纹纸》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乌丝画作回纹纸,香煤暗蚀藏头字。筝雁十三双,输他作一行。

相看仍似客,但道休相忆。索性不还家,落残红杏花。

词译

远方的伊人,把信写得长长的,没有最后一行。

每一个字,都像她的皱眉,她的笑,她浅浅的酒窝。展开信笺,古筝脉脉,你也无心去弹。它的十三根弦上,飞起了十三双传递相思的鸿雁。

你知道。你的手,早已只属于她的荷包,她的口唇,她的双手围成的家。然而,杏花落了,你仍未还家。你在边塞,成为了她今生最美的客。

评析

容若妻妾中唯有沈宛擅长作诗,故此词可能是为赠沈宛而作。“乌丝画作回纹纸”,首句言妻子寄来书信。乌丝,即乌丝栏,有墨线格子的纸。唐李肇《唐国史补》:“宋毫间,有织成界道绢素,谓之乌丝栏,朱丝栏。”宋袁文《瓮偏闲评》卷六:“黄素细密,上下乌丝织成栏。其间用墨朱界行,此正所谓乌丝栏也。”回文,指回文诗,因须用回环的方式书写,所以称为“画”。前秦窦滔妻子苏若兰曾作《回文璇玑图》一诗赠夫,后来就把妻子的信称之为回文锦书。词人收到妻子的书信后,便拆开来看,发现“香煤暗蚀藏头字”,即来信中,妻子用眉笔或火头蚀去了藏头诗的第一个字,让丈夫猜是什么意思。妻子此举,是要和词人玩诗词游戏,以通心曲,这自然会勾起词人的思念之情。于是就有了下一句的“筝雁十三双,输他作一行”。“筝雁”,即筝柱,柱行斜列如雁阵。《隋志·乐志下》谓筝为十三弦之拨弦乐器,故云。“输他”,犹言让他(它)。此二句言十三根弦的筝柱前后排列,形成了齐整的一行,意谓就让它静静地排列为一行,无心去弹拨了;而“十三双”中的“双”字似乎道出夫妻分居两地,还不及雁柱成双的郁郁之情,可谓一语双关。词的上阕,句句用典,层层铺垫,以古奥深雅之笔委婉道出词人收到妻子信后的思家怀人之情。

下阕出之于幽婉含蓄,抒发词人内心怅惘无奈的心情。沈宛于康熙二十三年归性德后,性德仍是十分忙碌,除平时需要入宫执勤外,还常随康熙出巡,或执行公务,在家中的时间很少。所以词人此处言:“相看仍似客,但道休相忆。”末句“索性不还家,落残红杏花”为妻子赌气之语,意谓:索性不要回来了,杏花都落尽了,你还回来干什么。妻子此语,自是针对词人行踪不定、归期遥遥而发的,所以故意以恼怒的口吻嗔怪他,并非真恨真怨,只不过是要用怨语气气他,以泄心头因相思疑心而产生的郁闷,而这恰恰也是对他深爱的一种曲折心理的表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